前言

 

发现一本改变一个人一生的书已经是很不同寻常了,然而更加非凡的是遇见一部有可能影响人类历史的作品。

大约四十年前,在环境运动开始之前,一位充满勇气的女子写下了一本改变了历史进程的最惊世骇俗、最有争议的书。雷切尔.卡逊的《寂静的春天》引发了全世界对环境污染危险的觉知,并点燃了一直持续至今的积极回应。作为首批公开宣称农药和化学毒素的使用是对所有生命的威胁的人士,卡逊一开始时遭到了嘲讽和诽谤,很多甚至来自她的同僚,然而最终她被认定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声音之一。《寂静的春天》依然被广泛地奉为环保主义的基石。

今天,在普通大众开始觉知正在我们中间进行的外星人入侵之前,一位同样充满勇气的男子——一位过去隐居的灵性导师——带着一份来自我们星球外的不同凡响和令人不安的公报站了出来。通过《人类的盟友》,马歇尔.维安.萨摩斯作为我们时代的首位精神领袖,毫不含糊地宣称,外族探访者未受邀请的到来以及他们的秘密活动,对人类自由构成了深远的威胁。

正如卡逊一样,尽管在一开始,萨摩斯肯定会面临嘲讽和毁谤,但是他最终或将被认定为在外星智能、人类灵性和意识进化领域的全世界最重要声音之一。同样,《人类的盟友》或将被证明在保障我们族群的未来中起到关键的作用——不仅唤醒我们去面对一个静悄悄的异族入侵的深远挑战,而且点燃一场史无前例的抵抗和赋权运动。

尽管对一些人来说,这一爆炸性的充满争议资料的来源好像有些问题,可是它所代表的观点以及它所传递的紧迫讯息,却需要我们的最深刻思考和果断回应。在此,我们所有人都面对着这一看来非常合理的宣称,即UFO的不断出现以及其他相关现象,完全代表着一场来自外族力量的隐秘且至今未遭抵制的干预,他们寻求为了他们自身利益开采地球资源。

我们该如何对这一令人不安和吃惊的声明做出恰当的回应呢?我们会立刻忽视它或驳回它,就像很多卡逊的批评者所做的那样吗?还是会进行探究并努力准确理解它所提供的讯息呢?

如果我们选择探究和理解的话,我们会发现:对近几十年针对UFO活动和其他明显外星人现象(例如:外星人掳掠和植入芯片,动物屠杀,甚至还有精神附体)的全球调查的总览,为盟友的观点提供了大量的证据;事实上,盟友论述里所包含的信息,令人震惊地澄清了困惑研究者多年的问题,解释了大量神秘而持久的证据。

一旦我们对这些情况进行了调查,并确认盟友的讯息不仅看似合理,而且还异常紧迫时,接下来我们该怎样呢?我们的思考会不可避免地导向一个必然结论,即我们今天面临的困境,深刻地类似于十五世纪初期欧洲“文明”对美洲的入侵,美洲原住民无法理解和充分回应那些到访他们的力量的复杂性和危险。“探访者”以上帝的名义到来,展示着高超科技,并声称会带来一种更先进、更文明的生活方式。(重要的是要理解,欧洲侵略者并非“邪恶的化身”,他们只不过是机会主义者,在身后留下了一个不经意破坏的传奇。)

关键在于:美洲土著民接下来遭受的对其基本自由的彻底而广泛的侵犯——包括人口的迅速毁灭——不仅是人类的一个巨大悲剧,而且是针对我们当前境况的一个非常强烈和客观的教训。此刻,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除非我们能够集体性地集结起一个更有创意更统一的回应,否则我们可能会遭遇类似的命运。这正是《人类的盟友》凝结出的准确领悟。

然而,这还是一部能够改变生命的书,因为它激起一个深刻的内在召唤,提醒我们活在人类历史这一时刻的宗旨所在,并引领我们直面我们的天命。在此,我们面对着一个最令人不安的领悟:人类的未来将完全依赖于我们如何对这一讯息做出回应。

尽管《人类的盟友》具有深刻的警示性,但是它不会激起恐惧或绝望。相反,这一讯息在当前这个最危险和艰难的境况里,提供着巨大的希望。其明显用意是维护和赋权人类自由,催化针对外族干预的个体和集团性反应。

与之相符的是,雷切尔.卡逊本人曾预见性地指出阻碍我们对这一当前危机做出回应的真正问题:“我们还没有成熟到,”她说:“把我们自己看做不过是一个广袤和不可思议宇宙的一个非常微小的部分。”显然,我们早就需要对我们自身、对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和对大社区(我们正在迈进的更广大物质和精神宇宙)生命的一种新理解。幸运地是,《人类的盟友》是跨入一个宏大灵性教程和修习的大门,这一教程和修习承载着教导族群必备成熟度的任务,它既非地球来源,也非以人类为中心,而是来源于更古老、更深刻、更宇宙性的传统。

最终,《人类盟友》的讯息几乎挑战了我们对实相的所有基本观念,同时为我们提供了实现进步的最伟大机遇和实现生存的最重大挑战。虽然当下的危机威胁着我们作为一个族群的独立主权,但它同时也为人类族群带来实现团结所必需的基础——没有这一更广大背景,这一团结几乎不可能实现。通过《人类的盟友》里提供的洞见,和以萨摩斯为代表的宏大教程,我们被赋予了紧迫性和启发,从而能够在服务人类继续进化的更深刻理解中走到一起。

    在“时代杂志”回顾二十世纪100个最有影响力声音的报告里,彼得.马塞森这样写雷切尔.卡逊:“在环境运动开始之前,有一个勇敢的女子和她非常勇敢的书。”过些年后,我们或许会以类似的方式讲述马歇尔.维安.萨摩斯:在抵制外星人干预的人类自由运动之前,有一个勇敢的男子和他非常勇敢的讯息:《人类的盟友》。此刻,愿我们的回应更加迅速、更加坚决、更加统一。

——迈克尔.布朗尼

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