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否认的问题

人类的盟友 第二部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上师的评注一

很多人,当阅读人类的盟友简报时,将开始害怕。他们将阅读它,就好像他们认为它是真切和真实的,它确实是,他们将开始害怕并想撤走。他们将想以某种方式否认它。

某种程度上,人类的盟友资料揭示了你的软弱。它召唤你的实力。它召唤你内在固有的智慧。它召唤内识,你内在的灵性思想,但它也揭示你的软弱。它揭示你的易感。它揭示你对你自己意识的缺乏控制。它揭示你们没有针对太空防卫的疆界。它揭示你们的假设,你们的执迷以及你们从整体上对宇宙生命的无知。

在此重要的是问自己,人类是否将会遇见来自它世界之外的智能生命。如果会,当那发生时,人类将如何回应?人类将如何认知它的新访客是否友好?人类将如何能够辨识探访者的动机和他们的意识?人类将如何能够辨识他们的组织、他们的方式等等?

如果你认真思考这些问题,你将意识到你有很少答案。没有答案,或许你将开始害怕。你将感到你自己的易感,你将感到人们对于这样的一种相遇确实多么没有准备。

因为大多数人依然认为他们在宇宙中孤单存在,他们一直孤单存在并将始终孤单存在,哦,这一系列重要问题确实没有被很多人思考过。即使那些确实思考它的人们,也往往非常浪漫地思考宇宙中的生命,它将给人类带来什么,以及人类将从这种相遇中获得什么。他们思考探访者们将对人类的艺术和文化,历史和性情多么感兴趣。

因此即使在那些确实思考这些问题并认为它们重要的极少数人中,也往往存在着大量浪漫的揣测。人们害怕现实地面对宇宙中的生命,因为它揭示他们的软弱。当我们讲述软弱时,我们并非讲述你们缺乏科技。实际上,我们在讲述你们缺乏觉知,你们缺乏生命中的焦点,你们的国家和文化里缺乏社会凝聚力。人类内部分裂且争议。这使你们对外部势力孱弱易感。可实际上你们的易感甚至不只这个,因为它和你们的思想状态相关。它和你们对自己以及你们世界的观点相关。它和你们的假设、你们的幻觉和你们的执迷相关。

就好像一个巨大风暴在构建并已经构建了一段时间,可是人们没有留意。那么当风暴袭来时,哦,它带着如此狂暴袭来。它带着如此影响力袭来。人们完全吃惊,他们愤怒和惊恐。然而征象已在那里了。

甚至人类科学现在也开始承认宇宙充满生命在理论上是可能的。然而谁关注你们的首次重大相遇会意味着什么?

当盟友简报被呈现时,将存在各种各样的否认、批判和拒绝。为什么?为什么针对每个人确实认为很有可能的一种相遇有着如此多的否认?然而当它确实被阐明时,你将看到大量否认。“离谱!荒唐!不可能发生!”你将听到科学家们说:“哦,鉴于旅行和速度等等的局限,不可能有另一个族群来到这里。”多么自大!人类敢假设其他国家和文化在漫长时间里能够发展什么吗?宇宙受到人类理解的局限吗?其他族群不可能在科技上远远超越人类成就吗?

你或许会说:“哦,当然!”可是当面对一种真正相遇的前景时,人们唱出一种非常不同的腔调。他们的理想主义离开他们。他们的浪漫主义被投入质疑里。他们宏伟的预期被关注和焦虑阴翳。

因此当人类的盟友讯息被呈现时,人们开始感受他们恐惧的真正核心,他们的缺乏准备,他们位置的软弱。盟友呈现着关于宇宙生命的一种非常现实的观点。他们在此并非回答你们可能有的每个问题,而是给你们一种觉知,关于当今世界到底在发生什么,并驱散围绕人类和其他智能生命形式相遇的前景的大量空幻揣测。甚至空幻的期待,满怀希望的期待,实际上在其核心是恐惧,因为你们不确定,因为你们不知道,因为你们没有准备,因为你们在坦诚认知的瞬间意识到你们究竟多么孱弱易感,生活在你们世界的表面,暴露在宇宙里且没有防卫。

想一下假如你们是到访你们世界的另一个族群,你们只是想观察人类行为。只是观察它,不加干涉。哦,你能够向下看到一切。它都在那里。人类活动,人类参与,人类冲突,人类关系,人类科技,人类沟通——这都向审慎的观察者敞开。

因此,非常重要的是理解人们为何害怕。针对接触实相的恐惧是深层的。很多人有着这种非常宏伟的观点,即他们是上帝创造的尖峰,他们的宗教建立在人类灵性和人类身份的优越之上。当他们发现人类是在一个智能生命大社区里进化的小小族群时,将发生什么?而且这个族群实际上非常软弱、分裂,在创造的广袤之中无足轻重!

人们的宗教观点无法容忍这种领悟。很多这些观点已经被科学发现侵蚀,这些发现显示宇宙并非围绕这个世界旋转,这个世界只是围绕一个巨大星系的众星中一颗无关紧要的星星旋转的小行星。那么人类的优越何在?你们在宇宙里又是谁?你们对于任何人或任何事来说真的重要吗?

我们提问这些问题以带你进入你焦虑的核心,因为你必须在自己内在直面它。没有能力或不愿这样做,实际上是关于人类在宇宙中的位置和关于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的外星干预的实相的所有人类无知和推测的源泉。

人们说:“哦,这里没有发生干预。多么荒唐!这都是某些人的幻想以及他们对关注的需要或是他们的无聊之类。”你在这里真正听到的不就是一种借口吗?这正是一个人安抚自己以避免体验真正焦虑的方式。

如果你能够理性和客观地思考这个,你会说:“哦,我们当然会在某个节点上被探访!我的意思是,如果宇宙中存在智能生命,那里的某个人一定知道我们在这里存在。”如果你不受限于人类科学的局限,那会打开通向很多可能性的大门。

如果你能提问这些问题,你或许自己会想:“是的,当然人类将被遇见。是的,我们的资源将被审视。是的,我们的世界将被评估。是的,宇宙中有其他力量或许想让我们的世界成为他们组织的一部分。是的,他们会想以某种实用方式从这个美丽地方捞取好处。”

你看,这些观察如此明显。这些揣测,如果你会这样称它们的话,如此合理,可人们将不去思考它们。他们将不去面对它们,因为他们的焦虑,因为他们的恐惧。事实上,宇宙生命的实相,和宇宙生命的相遇,以及干预本身,合在一起代表着当今世界最被否认的实相。人们将认为:“这不重要。我有我的工作。我有我的家庭。我有,你知道,我自己的日常问题。我的意思是,这为何和我相关呢?”你在说什么?如果一种干预正在世界上发生,你认为它和你、你的生命以及什么将发生在你身上无关吗?

在此你看到吗?这是“隔离者思维”。盟友简报带来这一实相即人类的隔离结束了!可是隔离者思维继续着,没有减弱。除非你和来自大社区的势力有着直接相遇,你的生命以某种方式受到干扰或扰乱,哦,你将只会继续以你一直思考的方式思考,基于你一直基于的假设生活,不留意正在塑造你的生命和天命的更广大实相。上帝怎么能够触及你并告诉你开始警惕和觉知,让你回应正在改变你的生命和天命的这些更广大实相呢?

人们喜欢那个想法,即一个上帝在那里,当他们溺水时,将给他们投掷一个救生圈,可是这个想法,即上帝将干涉他们的生命,向他们展示某种他们真的不想看到的东西,哦,这确实是对信念的一个考验,不是吗?这正是今天正在发生的。正因为如此大社区灵性的教程正在世界上,因为这是上帝的讯息,以警示人类这一更伟大实相并让人类进行准备。只有觉知是不够的。如果觉知主要带来焦虑和恐惧,人们将不知道该做什么。他们将会说:“哦,我的上帝!我们做什么?”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因为他们以前从未直接回应过这个。正因为如此上帝的讯息带来准备,这样人们就能开始像他们生活在一个大社区里那样思考。然后他们能够开始觉知大社区实相在那里,将直接影响他们、他们的生命和他们的世界。

准备必须赋予你这种更伟大觉知和意识,这种敏感性。否则,你们就像地上的一个将被犁埋的蚁群。可怜的蚁群丝毫不知道将发生什么。直到它们毁灭的那一刻,哦,生命将始终如以往一样。

可是你们不是蚂蚁,你们有意识。你们能够思考未来,你们能够思考你们视线范围之外的事物。你们能够思考自己生活在一个更广大生命场景里,包括在世界里以及在超越世界之外的一个大社区里。当你发展这种大社区觉知时,你开始看到你们的世界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有着美妙的属性。你会想:“哦,当然其他人会对我们的星球感兴趣。对我们感兴趣,并非因为我们壮丽,而是因为我们是这个地方的管家。我们控制着这个世界。”你会开始非常、非常客观地思考你们在此的状况。

然而,甚至宣称他们拥有客观且科学的观点的人们,实际上依然被这种根本性的恐惧和焦虑支配着,并依然生活在对世界正在被探访且干预正在发生这一事实的普遍否认中。他们处于如此一种否认状态,以至他们甚至将不考虑它。他们将不靠近它。信息、证据到处都是,可他们甚至将不靠近它。他们将只是说:“哦,不,不。那都是愚蠢。那只是没有安全感的人们试图获得关注。”

他们处于否认中。他们认为他们是理性的,可实际上他们非常不理性。他们在支持和强化他们自己的无知以及他人的无知。即使他们无法接受干预正在发生,哦,可是宇宙生命的前景对他们来说依然是一个非常美妙、浪漫的旅程。这就像你们以最壮丽的方式梦想的某种东西。“哦,我们将遇见这些先进族群,他们将给我们很多科技并启发我们如何生活在和平里等等。”这都是愚蠢!他们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宇宙中正发生什么。

如果这些理性的人们被赋予大社区灵性教程提供的一个大社区视野,哦,我的上帝!它触及那核心的恐惧和焦虑。他们在那一刻感到他们多么彻底地孱弱易感,他们多么没有防卫,他们多么没有准备。你看着人们,他们一无所知。他们不想知道。你看着你们的世界,你说:“哦,我的上帝!我们甚至会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占领!”

假如你没有大社区灵性里的准备,假如带着这一觉知你无处可去,这会是压倒性的,因为你会认为你们没有援助。就好像人类,就像一个毫不警惕的土著部落,只是等待着被别人接管。

然后,当然还有假设科技等于救赎的问题。这正成为世界很多文化里的一种现代宗教。发达国家越来越相信科技现在确实是他们的救赎。存在一个问题?哦,科技将解决它。某种东西我们无法理解?哦,科技将克服它。一种我们没有准备的状况可能出现?哦,科技将应对挑战。“我们将在十一点用我们的科技应对挑战。”这是一种不加质疑的信仰,即科技将拯救你们,无论什么发生——就是科技加上人类灵巧。无论一种状况可能多么压倒性,灵巧加科技将在最后时刻得胜。

你能看到这都是否认的组成部分吗?这是一厢情愿的思考。关于大社区,这确实是一厢情愿的思考。你以为针对或许想为他们自己获得你们星球的大社区势力的存在,人类将制造一种科技性的答案吗?我们可以向你保证,并非是在科技的层面上,你们将能够抵消这一存在和这些影响。面对一个科技上可能超前你们一千年的族群,你以为你们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带来一种改观吗?

考虑这个:答案将不会发生在科技层面上。它将发生在思想和意识层面上。那些干预当今世界的族群,非常关注保护世界资源,保护人类作为一个劳工阶层在这里的存在。他们无法单凭科技实现这个。是的,他们的科技在缴械某个他们为了调查而想掳走的人上可能有用处。然而,如果他们在你们世界上强行施展他们的科技的话,他们将毁掉世界资源,毁掉人类在这里的存在,他们不能那样做。因此,他们必须使用恰恰你们能够抵御的方式。

然而在此我们再次遭遇恐惧,因为人们意识到,没有他们的科技,没有科技将得胜的希望和信仰,没有能够解决问题的人类智力,他们再次回到这个非常易感的位置。可是我们在此并非讲述智力。并非在智力层面上,人类将能抵消这一存在并在大社区里强化自己。就科技以及某些问题解决而言,智力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可是在这个状况里,将需要一种更深刻觉知。

毕竟,你们中一些最才智过人的人们对干预完全否认,认为宇宙中的生命是某种遥远的可能性。你问自己:“哦,如果他们如此出色,如此受到良好告喻,他们为何感觉不到当今世界的这一存在呢?他们为何甚至不能作为一种可能性去面对它并研究证据而非即刻驱散它呢?如果人们如此聪明,他们怎么能如此愚蠢呢?”无知是一方面。无知能够通过获得信息和视野被补偿。可这不只是无知。这是自大。这是假设你知道宇宙中的生命是什么。哦,我的上帝!人类知道宇宙中的生命是什么?哦,我的上帝!人类远不知晓宇宙中的生命是什么,它是可悲的!

基于对科技作为人类救赎源泉的毫无基础的信仰,很多人认为,哦,更多科技就是更多救赎。他们认为科技进步族群已然进化到超越利己、纠纷和狡诈。他们认为科技进步族群没有冲突,这些族群已然超越人类仍旧面对的长期问题。多么荒谬的假设!你们今天拥有你们的前辈一百年前甚至无法想象的科技。然而你们自己已经克服了这些问题吗?

因此,别指望专家给你答案。你必须自己找到答案,因为专家可能不知道,可能不想知道。记住,他们就像你一样是人,他们有着他们可能不愿面对的他们自己恐惧和焦虑的关口。

某种意义上,干预是能够发生在人类身上的最挑战的事。在此人类不利或软弱的一部分,是它假定它确实理解生命,它确实知道宇宙中正发生什么,它理解谁能旅行,谁不能旅行,需要多久到达星球。它假设人类理解为宇宙里的所有理解设立标准。这是人类自大,支持和强化着人类无知。

这被呈现在大社区灵性教程里,这被非常直白地呈现在来自人类的盟友的讯息里,即宇宙中的生命是挑战、艰难和竞争的。如果你们浪漫地接触宇宙中的生命,或是如果你们完全否认它,你们在带着巨大风险这样做。

这里真正需要发生的是人类觉知和人类学习的一种全新转换。这就像你们到达了这个伟大关口,必须存在一种全新的理解模式。并非只是在过去理解上构建,给人类觉知添加另一个特性或另一个维度。而是你们在此必须实现某种飞跃。这是因为人类理解依然如此基于一种人类为中心的宇宙观,以人类作为一切的中心,不加质疑地相信宇宙中的生命根据人类价值观和理想运作。

对于很多人来说,依然有着这种想法,即上帝主要关注人类作为创造的中心,其他一切只是这一伟大人类戏剧的墙纸而已。看看你们的宗教。它们真的准备好应对大社区实相吗?让我给你这个类比:过去的五百年里,在你们世界的无数地方,土著部落被接管,文化被同化和毁灭。今天这依然在发生。他们有他们的宗教,这可能非常广阔。可是他们的宗教通常不包括他们疆界之外的人类生命实相,这将他们置于一个非常孱弱易感的位置,因为他们在面对一种干预时,确实不知道如何回应。

相对于大社区,人类在这个世界上的基地就像丛林里的一个小村庄。当这个村庄遭遇来此寻求利益的势力时,它能做什么?哦,很有趣的是,它确实能够做很多。首先是开始觉知干预,并面对你自己的恐惧和焦虑。在此有必要看到你是多么缺乏准备,你是多么孱弱易感,你甚至多么容易被说服认为并相信探访者在此是为了你们的利益。这是首个关口,很不幸很多人将无法跨越的一个关口。他们将退缩或进入否认或对整个事件投以一种非常偏好的观点。首个关口是认知你们的状况。即使干预此刻没有发生,你也知道某个时刻它将发生。

你看,这很有趣。人们有着他们关于宇宙智能生命、先进科技以及四处漂浮着的利他存有组成的其他族群的宏伟观念。然而人们最害怕的是他们将遇见像他们自己一样的其他人,但更强大。关于和世界外智能生命相遇的前景,人们究竟害怕什么?他们害怕他们将遇见他们自己。或许以一种不同形式。或许探访者将看上去不同,使用一种不同语言和一种不同沟通方式。可是人们真正害怕的事情,甚至没人能够谈论的事情,尤其在开悟圈子里,是他们将遇见他们自己这一现实。

这并非示意你们的探访者是人类或根据人类理想和信仰运作的智能生命。我们在此真正告诉你们的,以及你们必须开始面对的,是你们将遇见受到驱使你们的相同需求驱使的存有。

你们生活其中的大社区生命是一个非常竞争性的环境。你能在你们自己的世界里看到这种竞争。你能在自然界里看到它。你能在植物和动物层面看到它。然而大社区是一个你们甚至无法理解规模上的竞争环境。这意味着那个环境里的每个人,尤其那些贸易和商务的积极参与者,必须找到资源,获得其他国家的联盟,并常常试图说服那些国家进入和他们的联盟里。

对于资源的需求没有因为科技而终止。科技没有终止生命的基本需求。它没有为你们做到,也没有为宇宙里的任何人做到。是的,它让你摆脱某些基本活动,可是它制造更多复杂。你或许不需要为了你的食物出去打猎和捕鱼,或种田,可是你必须去工作。你必须维持一个远更复杂的生命以负担你需要吃的食物。科技让你摆脱打猎和采集,让你摆脱基本农业,可它没有让你摆脱对资源的需求。实际上,它让你的生命更复杂、更兴奋,可从其他方面来说,也更艰难、更有压力。

对宇宙生命来说是同样的。每个人必须吃东西。每个人必须维持他们所创造的。每个人必须应对或许在为基本资源争夺或竞争的其他智能生命形式。你以为宇宙里的一个先进国家没有对资源的巨大需求吗?

国家或组织变得越庞大,他们将对他们成员的个人自由越限制,对于秩序和服从的需求越巨大。正因为如此在宇宙里,真正的自由国家是小型和隔离的。它们的科技赋予他们优势,但它们必须保护它并让它保持隐蔽。

这就像你得到一百万元,带着你的百万元去到市场上。哦,多么粗鲁的震惊。现在每个人都是你的朋友。现在每个人都想邀请你投资他们的事业,他们的计划,或是他们需要你的财务帮助,因为他们处在困难里。如果人类能够超越它的疆界旅行,带着它的伟大动机和事业进入宇宙,它就会像拥有一百万元的小主妇走进市场一样。你们不会维持很久。

你看,生命的这一实相,被如此否认,它是必须去面对的某种东西。你将在宇宙里遇见谁?你将遇见像你一样的其他人。并非完全像你。并非长相像你或说话像你或穿着像你。可是他们在他们的需求上像你。宇宙里的那些资源探索者并非灵性开悟。

因此,有必要抵制很多流行的假设和信仰,空想和神话,因为否则你无法面对状况。如果你无法面对状况,它将主导你。人们向上帝祈求指引、力量、勇气和和平,上帝发来大社区灵性作为一个准备。人们说:“这是什么?我没有要求这个!我将拿这个做什么?它不相关!”你不知道什么相关。你认为相关的或许对你个人来说重要,可它不会在未来保护你们的权利和你们的自由。

人类和宇宙智能生命的相遇并非人类太空旅行或人类科学或人类哲学或人类宗教的产物。它是干预的结果。它是其他族群来此为了为他们自己维护这个世界的结果,他们相信人类将在它的冲突中破坏世界,人类将毁掉世界宝贵资源。

思考这个。这正是人们反应的方式。假如,让我们说,世界上的发达国家发现隐藏在丛林里的小部落坐拥成吨的黄金或其他矿物,或拥有充满珍贵木材的广袤森林,你以为发达国家会不干涉吗,尤其如果他们感到这些资源将被浪费?或是如果土著们在砍伐所有树木,因为他们喜欢阳光或他们想种植他们自己的食物?哦,世界上的国家将到那里做他们能做的一切来获得资源,或合法或非法。这正是人类国家将会做的。你以为他们会坐等土著掠夺或忽视他们所拥有的吗?当然不会。哦,如果那片土地对于强大国家来说没有价值,当然,给他们保留地。可是如果他们坐拥价值一亿元的黄金,那将不会成为保留地。

你们的世界像那样被看待,被你们的探访者,被宇宙中看到这个宝贵的小世界以及这个相对破坏性的族群在破坏它的自然资源并违背它的自然规律的其他人。你以为这不会带来一种干预吗?一些人想:“哦,当然,他们将到来并请求到此的许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将制定出一个交易。”哦,我的上帝!你在开玩笑吗?相反,将会发生的是那些干预族群将确立一个干预和整合计划,因为他们想维护人类劳工力量。他们无法生活在你们的世界上。他们将让你们做所有工作。让土著们淘金。就像你们世界上发生的那样。你以为土著的许可被需要吗?哦,或许他们将找到一种方式引诱你们给出你们的许可,可是他们将获得他们想要的。在你们当今世界的状况里,你们的探访者们将获得他们想要的,除非你们阻止他们。你们将阻止他们的方式并非只是利用科技。是通过智能,通过狡猾。并通过人类家庭里的合作。

抵消干预的第一步是觉知,可觉知确实是一个巨大关口,因为人们的恐惧、焦虑和失败的理想主义。你能面对你自己的恐惧吗?你能面对你自己的孱弱易感吗?你能面对或许你对状况的评估确实是错误的这一事实吗,假如你真的对它思考过的话?人们或许会说:“哦,好的,我们获得觉知。现在接下来是什么?”哈!他们没有看到觉知确实是巨大的!

下一步是你必须在你看待自己的方式以及你看待你们的世界的方式上建立一种大社区视野。你以为人类还会破坏世界资源吗,如果人类能够认知保护和维续这些资源正是将保护人类未来自由的话?如果人类丧失它维续自己的能力,开始依赖外来力量不只获得先进科技而且甚至是基础资源的话,你们将失去你们的自由。

或许你会说:“哦,我不相信。我们不会失去我们的自由。”可是如果你客观地思考它,你将看到你们将失去你们的自由。要么公然要么微妙,你们将开始依赖宇宙里的其他族群,他们将决定参与条款。他们将控制你们的世界。然而因为他们不想制造一种人类革命,他们将试图以如此一种方式控制你们的世界,以至对于民众来说被掌控将是可以接受的。正因为如此正在当今发生的干预是如此狡诈,如此小心地随着时间推移被展开。如果他们以武力来到这里,那么每个人将会反应,将会发生巨大战争,世界资源将被严重破坏。这里将不会有人类劳工或愿意或能够帮助干预族群,整个计划将被破坏。

你必须获得一种大社区视野。你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一个人。这个世界没有得到保护。它是宝贵的。它被他人寻求。来自其他族群的干预将随着时间推移增加。你们将如何捍卫你们的疆界?你们将如何能够确定谁在这里,他们为何在这里,以及他们在做什么?这不能是秘密团体和秘密政府的独享。

人类必须成长并超越它孩子气的自我执迷。它必须超越它关于自己以及关于生命的不成熟空想,并变得现实。否则,干预将继续,你们的世界将逐渐被外来力量管理。那时,带着你们的抱怨,你们的抗议和你们的愤慨,你们将去哪里呢?正因为这个原因,获得觉知和一种大社区视野是关键的,因为没有这些,你甚至无法开展下一步。

第三步是学习思维环境。思维环境是影响力场景。人们对此知之甚少,可它在大社区互动里非常重要,尤其在相关竞争的族群或组织之间。他们必须花大量时间试图辨识对方将做什么,并试图以微妙方式影响对方。这并非主要通过科技发生,而是通过意识,通过觉知,通过思想投射,通过狡猾活动。竞争者们通常分享同样的科技,因此科技并非优势。优势是狡猾和说服。你还无法看到这个,因为你依然像你生活在隔离中那样思考,认为宇宙被人类原则支配。你不想思考这个,因为你意识到你没有这些技能。这让你感到害怕和易感。因此准备的第三步是发展思维环境里的技能。你确实能够学习如何这样做,可是你必须拥有觉知,你必须拥有一种大社区视野才能开始。

第四件事,它实际上必须始终被发展,是内识。内识是什么?当我们讲述内识时,我们并非讲述视野或信息体或数据。我们在讲述认知能力——超越欺骗,超越表象,超越个人喜好,超越恐惧并超越否认。认知能力。干预已经活跃了近50年。声称在研究UFO现象的人们,哦,他们已经认知任何事情了吗,还是他们依然在收集数据?“哦,我们不想做出任何过早的结论。你知道,这如此复杂,我们或许永远无法理解它!”你在说什么?这是否认吗?这是不愿做出一个结论吗?还是人们就是不知道?他们无法看到和感到这究竟是什么吗?五十年之后,他们无法看到和感到这究竟是什么吗?他们需要更多证据?哦,我的上帝!还要多少证据?再有50年的证据?一百年的证据?再有50年的证据,那么一切将结束了。你将做出的结论将如此明显。

这就像拥有30年婚姻的人们根本就不该结婚,他们花了30年才弄清他们确实在过去的某处犯了一个错误,他们确实本应遵循他们的更深刻感受,不和那个人走下婚姻走廊。可是他们在过去的30年里一直努力让它奏效。

没有内识,你将只知道其他人想让你知道的。你将只思考其他人想让你思考的——无论是你的父母,你的文化,你的社会团体,你的政府,或大社区。你基本上就像牲口一样被四处引领,从牧场到牧场。没有内识,思维环境支配你和压倒你。内识是你内在的更深刻灵性思想。它是你唯一不受思维环境影响的部分。它是你唯一摆脱欺诈和操控的部分。

你向往你自己的自由吗?那么你必须学习内识之路。否则,什么是自由?拥有更多钱?更少工作,拥有更多钱?那是自由吗?看看那些没有自由的富人。哦,他们有很多钱,他们可以去他们想去的任何地方。他们甚至不必工作,他们一些人。他们自由吗?还是他们是他们的金钱、他们的状况、他们的特权、他们的食欲和他们的恐惧的奴隶呢?

人类的盟友简报里的讯息是关于自由。为了拥有自由,你必须开始觉知干预。你必须获得一种大社区视野。你必须学习思维环境以及它对你的影响。你还必须发展你对内识的体验。这里没有很多科技,尽管科技或许在所有这些中扮演一个小角色。

当我们讲述学习内识之路时,我们并非讲述只是发展直觉。这不够。你必须确实联接你自己内在的知的思想,这不是一个容易任务。很多人将不情愿或无法做到这个。可是并非每个人必须做到这个,人类才能扭转浪潮,发展一种大社区觉知,并开始在你们世界周围构建疆界。

武力不能被用于接管像你们这样的一个星球。因此,干预必须是微妙的。它必须是欺骗性的。它必须是入侵性的。它不能使用残暴武力。残暴武力会破坏探访者的结果,如果你们能够称 他们为探访者的话。有很多原因使他们将不会使用它。

造物主回应了人类的这个巨大需求,一个甚至几乎不被认知为需求的需求,通过呈现大社区灵性教程。这个教程包含大社区生命的实相。这样一个教程过去从未被赋予世界,因为过去它不被需要。是的,有很多灵性教程在一定程度上强调内识之路。可是一条大社区内识之路过去从未被赋予世界。然而,你们现在需要它。它将不会取代世界宗教,而是赋予它们一个更伟大范畴,一个更伟大视野,和一个更伟大背景,在其中继续成长、存在和进化。

然而奇怪的是世界宗教领袖或许将最抵制学习一种大社区灵性。为了维护他们的传统、他们的权威和他们的权力,他们或许将否认恰恰将给他们的传统提供在大社区里的一个未来的东西。因为没有人类自由,就没有未来。没有人类独立自主,就没有未来。没有对大社区的一种理解,对这里的任何人来说,就没有未来,没有一个你能以任何方式拥抱的未来。

你必须看到这和你自己的相关性。你想从生命获得的一切,你想成为、做和拥有的一切,干预都能够从你夺走它。你将不动脑筋地追求你的个人目标,和其他一切一起下地狱,说这无关紧要吗?

即使干预没有发生,你们自然资源的恶化和世界不断增长的人口,无论如何也将改变你们能拥有什么。一些人说:“哦,我只要获得我想要的,我将不担心其他任何事情。”当人们这样想时,他们就像蝗虫。落到田地里,它们将吞噬眼前的一切。它们将留下一片荒地,继续行进,直至无处以继,然后它们都将灭绝。这是人类发展的前途吗?像破坏宿主的寄生虫,当宿主死去,它们也都死去?

现在,大部分人会说:“当然不!绝不!”可是如果他们的行为是利己的,那么这是一个恰当的类比。有趣的是,那些干预你们世界者把人类视为世界上的一种破坏性势力,将毁掉这个极美的地方。他们的态度是:“我们将到那里阻止他们。如果他们无法正确使用他们的世界并维护它,哦,我们将为我们自己拯救它。他们可以为我们工作。”这正是他们的思考方式。这是他们的视野。这是假如你们处在他们的位置上也会思考的方式。即使带着人类所有的伟大理想,你们也会像这样思考。“我们不会让他们毁掉这个地方!如果他们无法从它受益,我们将会!”这正是一个人类政府会回应的方式。或许这也是你个人将回应的方式。

那些干预者并非邪恶。他们只是从某种视野看待状况。他们没有受到内识或灵性指引,否则他们就不会在这里干预了。

世界上有些人想要干预,因为他们认为外星族群在此总会从人类自身拯救人类。他们相信外星族群本身所抱持的相同视野。有时他们自己做出这个结论。有时这种思考受到干预的鼓励。然而结果是同样的——失去人类自由和独立自主,这将非常完全。如果你思考这个,你将意识到这对你们来说是最差的情景。

正因为如此造物主在提供针对大社区的准备。正因为如此它必须被学习并被放在心上。正因为如此觉知必须被获得。人们必须面对他们的恐惧和焦虑,意识到他们所处的境况。他们必须获得一种新理解,关于他们在宇宙中的站立点,以及他们作为这个世界的土著民众及管家的角色和责任。他们必须发挥他们个人和集体性的力量来维护他们自己的乡土之地。

你的灵性理解需要改变,从而让你意识到上帝赋予了人类什么,来维护人类自由、理解和合作的进步。在宇宙里,这些必须得到捍卫。你需要认知你必须成长超越你的空想和你的理想,甚至你的要求和期待,以清晰地看清状况。造物主要求人类的盟友作为观察者,提供评注并呈现他们的讯息,这样人类就能开始获得一种大社区视野。

上帝提供了一个关于思维环境和内识的教程。学习内识之路是每个人的一个个人灵性旅程。内识是活在你内在的更伟大智能。它知道如何应对大社区。内识不受人类信仰、假设、执迷、欺诈、理想或野心的支配。它是纯粹的。它是你圣洁的部分。它知道。你的思想思考。内识知道。它们之间的鸿沟似乎是巨大的,可它们能够结合在一起。这是你灵性发展的终极目标。这个大社区灵性的礼物旨在为人类自由提供一个真正基础,赋权个体,赋权团体,赋权人类,它正在一天天丧失力量给那些正在世界上干预者。

我们希望这个论述提供明晰,可这确实只是第一步。别以为你能够阅读这个论述或阅读人类的盟友简报,然后说:“哦,我现在理解了。我知道该做什么了。”你还不知道该做什么。可是你或许开始获得一种理解。如果这在你内心深处激荡起某种东西,那么你内在的内识正在被激发。可前方有很多要学习的。

人类和这个世界外生命实相的相遇是一个新关口,或许是人类曾经面对的最重大关口。学习将必须是迅速的。别以为你已经知道或理解。你不。你或许拥有一个想法。你或许体验到和这个讯息的一个共鸣。你或许感到它是重要的,可你依然必须培训和准备。你并非因为喜爱山就攀登世界的最高山。你并非因为拥有登山靴就攀登世界的最高山。你必须培训和准备,否则你将无法成就它。

这是你们时代的挑战。这是你们时代的伟大。这是你将找到你自己的伟大的地方。在你的个体追求里,你将永远找不到你的伟大,因为那里没有伟大。你将只会在回应世界上的一个真正需求以及甚至此刻就活在你内在的召唤中找到你的伟大。这是将带出你内在伟大的伟大境况,只要你能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