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加给人类的影响

人类的盟友 第二部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简报三

重要的是现在我们要讲述正被施加在人类身上的引诱的性质。因为这是一种干预而非一种访问,因为它的整体目的和目标是控制你们的世界并征服人类族群,所采用的方法将是鼓励、引诱和诱惑人类进入一种对你们的探访者合作并屈从的角色。因为你们的探访者不被允许公然进犯这个世界,所以他们必须使用这些方法。因为不止一个集团在世界上运作并寻求实现这一目标,所以他们都将使用这些方法。在此,集团以大致相同的方式运作。

因为他们不会冒险进入未被标绘或偏远的区域,所以这些集团必须保持专注在他们拥有集中力量的地方以及他们的组织能够有效运作的地方。在此,他们在运用说服力上已经非常擅长。除了他们正常的贸易和商务途径之外,他们的主要焦点是接触像你们这样的新兴世界以及他们占优势的区域内的新矿物和生物发现。在大部分区域里,集团被禁止拥有超出他们自身安全武装的一种军事力量。结果,他们必须从事更微妙且更费时的活动。然而这被他们视为是恰当的,因为他们想要人类的合作。没有你们的帮助,他们无法在世界上运作。他们无法呼吸你们的空气。他们无法触及你们的资源。他们无法有效地生活在你们世界的表面,因此为了充分利用你们世界的资源和你们世界的战略位置,他们必须拥有人类的协助。

实际上,除此之外,当今世界上运作的集团还想给他们的集团社区和心理添加一个人类组件。他们并非只是想让你们成为他们的劳工力量;他们还想让你们成为他们的一部分。这增添了他们的集团力量并将最小化未来人类可能为了它自身利益而发动的任何抵制。正因为如此大量时间和精力被投入在获得人类效忠上,在通过杂交和人类建立维系上,在确立和人类家庭的一种深入和广泛的联盟上。

这个世界如此珍贵,以至干预不想冒着未来出现人类革命的风险。这种革命过去发生过。我们可以从我们自身的体验为此作证。我们是我们自己世界上的这种革命的产物。尽管我们的境遇和你们的非常不同,但干预的本质和使用的方法实际上非常类似。正因为如此我们在这个主题上能够带着权威讲话。

将被施加的引诱将各式各样,有赖于谁被触及以及为了什么目的。针对政府厅堂里那些被视为有接收性和合作性的个体,引诱将是承诺更强大权力和科技。人类在这方面处于一种非常易感的位置,因为它相信科技,它对科技将解决它所有问题的希望非常非常强烈。这当然得到干预的支持,因为这是人类将可能变得依赖干预本身的主要途径之一。

对于那些处在你们政府权力走廊里的个体,那些被视为有接收性和合作性的个体,更强大科技甚至主导世界的承诺将被呈现。这要么会通过思维环境被呈现,作为想法被发送到这些个体的思想里,要么正如已然发生的,会和探访者本身发生面对面的相遇。

他们将给人类提供什么?他们将给人类提供他们的一些基本科技,当然不是他们认为先进、独特、秘密或神圣的东西——基本的太空推进,电子能的基本应用,生产方式。他们将不会传授思维环境里的力量,因为他们不想让人类拥有这一力量,除非它完全受到探访者本身的控制和指引。

你们权力走廊里谁能抵制这样一种诱惑?很多人将屈服。他们将在这些提供里看到财富、权力、掌控、统治和超越他们人类同胞以及与他们直接竞争的其他国家的巨大优势。唯有内识强大的那些个体将能够认知欺诈并抵制这些引诱呈现的诱惑。

处于巨大经济力量和财富位置的人们,如果他们被视为是合作和接收性的,也将被触及。同样,他们中间谁能抵制这样一种诱惑,这样一种财富、权力和掌控的承诺?然而这些诱惑只不过是一种欺诈——一种让其他人参与到集团活动里的方式,一种确立强大联络的方式。那些被接触的人们,那些陷入这种欺诈的个体,将不理解它背后真正的含义。被提供给他们的无论什么实力和力量,将只是一种暂时的赠予。

正如我们说过的,探访者需要人类协助。他们也需要人类领袖。集团并没有很多个体在这个世界上运作,因此他们需要一种人类权威层级体系来服务于他们。他们需要你们已然建立的基础设施。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没有在更早期探访。正因为如此,干预推迟到直至人类发展的这个纪元。干预需要政府;它需要宗教;它需要它的组织能够经此运转的所有这些职能结构。

因此,一开始他们必须获得同盟。他们必须获得追随者。他们必须从个体获得协助,尤其那些他们认为处在权力和权威位置的人们。我们在我们的首批简报里已然讲到这个。然而它需要被重复,因为你们必须理解这些事情正在发生并已经发生了。

处于权力、商务和政府位置的一些个体已经和干预处于联络中。他们的数量将增长,他们的力量和影响将增长,只要干预不被阻止,只要公众教育没能得到成功开展。

下一组目标个体是你们宗教组织的领袖。他们中那些被视为有接收性和合作性的人将成为目标,想法和信息将流进他们的思想,直至一种直接相遇能够被安排的时候。将被提供给他们每个人的,是承诺他们特别的宗教组织和教程将在一个新世界秩序里成为主导。甚至不止这个,将被承诺给他们每个人的,是他们的宗教教程,比其他的更伟大,将能够拓展到超越世界,在大社区本身里拥有影响力。什么样的虔诚宗教领袖能抵制这种让他们的传统成长并拓展到甚至这个世界的局限之外的诱惑呢?并非所有领袖将被接触。只有那些被视为有接收性和合作性,并能够在干预本身的内部实现共鸣和运作的个体。

干预是你们自己人类历史的一部分。我们理解这样的事情发生过无数次。当更强大国家企图接管更弱小国家时,他们寻求引诱那些更弱小团体和国家的领袖,利用权力和权威的承诺,以及科技的赠礼,只是不值钱的小玩意。这是多么有效。然而这并非你们世界独有。它在整个宇宙里发生着。

你们宗教组织的领袖将被提供在你们世界里的卓越地位的承诺。即使他们的信仰将被承认,然而这不过是另一种欺诈。探访者不关心你们的宗教。他们相信它们只是人类的愚蠢和迷信。他们自身没有你们可能认知和理解的宗教,因此他们将寻求利用你们的来获得你们对他们的效忠。探访者相信这完全合乎道德,因为他们相信没有他们的干预,人类将毁灭世界。这当然不是事实,但这是他们的相信。他们觉得需要这些方法来确保他们努力达成的结果。集团辩护这些行为,因为他们相信他们族群的优越以及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使命的必要性。

他们的想法是:“当我们能够为这些土著管理世界,我们能够教导他们关于我们集团社区的伟大价值和裨益时,为何要让这些土著毁掉世界呢?”正因为如此你们一定不能以一种迷信的方式看待干预。探访者们并非天使,他们并非恶魔。他们受到驱使人类的同样需求驱使,他们将利用人类试图利用的很多同样技巧,尽管人类是在一种远更小规模上,以实现他们的目标。

接下来,引诱将专注于两个不同团体。实际上,这些并非个体组成的团体,而是一种个体类别。首先是那些被认为有特异功能和敏感的人。这里的引诱是确认他们的敏感性并引诱他们进入干预本身的集体性思想。在此他们将被鼓励支持干预,他们自身关于人类的软弱和罪恶的信念将受到鼓励。他们关于某个来自世界之外的更伟大力量将来此从人类自身的灭亡中拯救人类的希望,将受到大大鼓励。在此他们将被教导,他们是干预本身所示范的一个生命更伟大联盟的组成部分。在此他们的宗教观念和热望将受到鼓励,不过是直接指向干预。

他们将被告知去信任处在当今世界的外星存在,它在此是为了提升人类,转化人类,从人类自身的错误中拯救人类。他们将被鼓励成为它的代表,成为它的发言人,去启发他人将他们的信念和他们的信任交付给外星存在,并成为这一觉悟运动,这一发生在他们中间的伟大进化性改变的组成部分。然而这些个体,不知道干预的真正本质或意图,将不知不觉地成为它的发言人和它的代表。已然成为安抚计划的一部分,现在这些人将安抚他人并带他们走向干预。

因此当探访者们寻求联络政府和宗教里处于权力位置的个体时,他们同时也寻求在整个人类民众中确立使者。对于那些无法对干预变得接收和合作的敏感个体,他们的技能和能力将受到阻挠和抵消。如果这些个体真正开始对干预的真正本质获得一种洞见,他们会成为真正思维瓦解的目标。另外,在这些敏感者和特异功能者当中,将搜寻那些生活在当今世界并拥有关于储藏的天生和直觉觉知的少数个体。对这些个体的搜寻正在进展中。

探访者们理解人类效忠的关键是对权力、财富和灵性成就的追求。在此如果人们相信他们的活动受到一种更伟大力量的任命和支持,那么他们将违背他们自己的最佳利益运作。我们在我们的首批讲座里已经讲述过这点。然而我们必须再次详述这点。或许你们将看到那些声称特异功能和敏感的人们,表现支持并鼓励人们信任和相信探访者的存在,相信探访者代表一种灵性觉知,一种灵性力量,甚至是进化本身。探访者们将告诉他们:“看,我们没有战争。我们生活在和平和合作里。你们没有实现这些。因此,要信任我们能够把它们提供给你们,教导你们合作之道,教导你们如何生活在和平、和谐和宁静里。”

那些理想主义者们,已然对人类精神失去信心,他们中谁能抵制这一诱惑?他们已然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人类机构,现在他们寻求天国的帮助、灵感以及救赎本身。当他们被探访者们绑架或被探访者们接触时,这种倾向将他们置于完美位置上,对干预接收并成为干预的使者。

那些将不合作的人将被提供令人困惑的信息。他们甚至会受到思想折磨,除非他们能够召唤隐形存在们、天使性临在的力量来帮助他们。他们必须带着对干预动机的一种真正理解,获得针对干预的一种强大抵抗位置。我们的话将给他们力量和鼓舞。这是我们的信息在当今世界上为何被如何迫切需要的原因之一。

下一个将被接触的团体,将是那些他们自己宗教传统的热心代表。他们的原教旨主义在很多方面非常接近集团的哲学和心理。集团支持唯一的实相观点和唯一的社区观点,他们带着敬畏坚持这个,几乎到了一种宗教强调的地步。那些热切的人,尤其那些对世界和对他们看到在世界上反对他们的人们充满愤怒和怨恨的人,将成为支持与干预合作并毁掉那些对抗干预之人的主要候选者。

这是一种非常艰难和危险的状况,因为探访者将利用人类效忠和他们的人类使者来开展他们在世界上的破坏活动。不是探访者们将毁掉那些将不合作且不可能合作的人。而将是探访者的人类一方,他们的人类代表,将开展这些破坏。通过这样,干预的真正本质和目的保持隐蔽,这种暴力行动将被简单地归为人类错误和人类暴力,并证明对干预的需求。因为探访者们又会说:“看看这些可怕的暴力行动!我们不暴力。我们没有带着战争武器而来。我们不毁掉你们。这是人类无知和人类堕落的结果。我们将教导你们如何成长超越所有这些。”因此,甚至干预犯下的暴力将被探访者利用,来支持他们的优越性并支持这一错觉,即他们自身不使用欺诈、操控或武力来获得他们的利益。

显然,你们世界上有些个体非常热切地代表他们的宗教信仰和热望。隐形存在们告诉我们很多关于这个,我们当然在很多其他世界上看到过这个。这并非人类独有。然而它是一种盲目热情的形式,被愤怒和敌意加油的盲目热情成为个体的一种消耗力量,这一力量可能被高度操控,并容易被干预本身利用。

这些热切民众将集结一种严格遵循的运动,并将剔出那些反对这种严格遵循的人们。暴力将被施加在不信者身上,他们将被弃置一旁。通过这样,通过干预的眼睛,那些反对干预和那些无法自愿支持它的人们将被识别出来,并从生活在你们世界的众多民众中被筛选出来。筛选将发生在人类互动层面。通过这样,探访者们将确认他们真正的对手和他们潜在的对手。现在已经获得了热烈支持和推进他们宗教目标的一个人类代表网络,干预将利用这些个体作为施展暴力的媒介。与此同时,探访者将似乎保持在这些活动和行为之上和之外。

你或许会在这里停下来惊奇地问:“哦,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这似乎太极端了!这似乎太负面、太糟糕了!”可是对于任何一个研究过人类历史的人来说,你将看到我们所说的所有这些事的示范——宗教操控、杂交、针对对手施加暴力,尤其是在土著民众被鼓励接受和接收他们的新探访者的情况下。管理一个相信你的目标并且合作的民众远比管理一个被简单征服的民众更容易。人类拥有伟大力量摆脱征服的枷锁。因此干预将寻求利用这些诱惑来获得针对他们的存在和他们的目标的尽可能多的合作和相信。他们将利用处于权力位置的个体,那些拥有强大敏感性和特异功能的人,和那些作为他们宗教传统的热切代表的人,来扶植和产生这种合作。

对于你们世界的大多数民众来说,干预将不被认知且完全隐蔽。然而那些开始觉知它的人,要么因为他们被绑架过,要么因为他们见证过你们世界上干预的证据,这些个体要么将被鼓励相信和支持干预,要么他们将被弃置一旁并受到它的折磨。我们理解,你们世界上已然有一些个体,他们被弃置一旁,他们受到折磨,他们看到、感受并认知他们无法整合到他们理解中的事物。他们在他们的人类同胞中找不到同情,他们陷入抑郁和自我解离。

在此探访者试图要么让你和他们维系,要么试图隔断你。唯有内识强大的人将能够抵制诱惑并找到摆脱折磨的绝缘和自由。正因为如此学习内识之路必须被鼓励。

在此你必须学习抵消你自己想看到好结果并采取一厢情愿的位置的倾向性,因为这让你对说服和操控孱弱易感。你必须带着清晰的眼睛、冷静的眼睛去看,不带希望和恐惧,而是带着你内在内识的明晰。如果你能获得这种觉知,我们告诉你的一切和我们提醒你的一切,将对你变得显而易见。你不需要生活在太空里才能看到这些事。你不需要在大社区里四处旅行才能理解正在你们世界上发生什么。可是你确实需要协助。你确实需要一个更广大视野。你确实需要一种更伟大理解。你需要鼓励去清晰地看,而非把你的思想、你的心灵或你的世界交付给向你承诺和平、力量、自由或宁静的任何力量。因为这些必须源自你们自己的本质和你们自己的活动。它们不能被强加给你们甚或被赋予你们。你们必须自己实现它们和构建它们。

在这个节点上,在一开始,你们必须被告喻。你们必须变得冷静和智慧。你或许怀疑我们的话,然而你在其他任何地方将找不到这种确认,因为我们是你们的盟友的唯一代表。真正涉入你们世界的其他外星势力,尽管他们或许试图把自己呈现为人类的盟友和救星,可他们在此只是为了获得你们的效忠并控制你们的世界。你们在他们中间没有朋友。情况非常明晰但非常艰难,非常挑战。它并非模棱两可。尽管你们对于大社区里的生命和干预本身的实相有很多问题,很多问题甚至我们也无法成功解答,但你们依然能够清晰地看到什么正在发生并发起必要努力来抵制它。你们拥有个体和集体力量来做到这个。

尽管探访者们拥有高超的科技,但他们整个使命的成功有赖于他们说服和鼓励人类效忠的能力。你们有力量抵制这个。你们有力量看穿欺诈。你们现在需要的不是科技,而是觉知、辨识和内在确信。情况非常明晰,如果你能看到它,一旦你看到它,你将毫不质疑正在发生什么,你将看向四周,你将带着巨大关注看到其他人如何不动脑筋地支持,甚至鼓励恰恰将剥夺人类自己的自由和独立自主的事物。

正如我们说过的,这整个现象并非超越人类理解的某种神秘或复杂的情况。它是大自然微妙地、带着强大技能被开展。它是一个更强大力量试图从一个更弱小力量捞取好处。这样一种行动或将成功或将失败,基于更弱小力量的实力和决心。集团被阻止简单地接管你们的世界。他们的竞争者将不允许这样,管理你们世界所在的这个区域的商务和贸易的管理机构将不允许这样。集团将按照规则运作,可是超出那些规则之外,它将利用它能够利用的任何手段来确保它的目标并成就它的使命。

巨大诱惑正被施加在世界上。它有很多表达和强调途径。然而它都指向一个目标——推动人类走向对干预本身信任、效忠和屈从的一个位置。这完全掩盖着企图占领你们世界的真正本质。一旦这一占领被完全确立,它将容易被认知,然而到那时,对于你们来说就太迟了,以至不可能不付出巨大挣扎和牺牲以抵消它的影响。

因此,我们督促你们并强烈鼓励你们把这一现象放在你们觉知和关注的最前方。你们有时间阻止干预。它能够被阻止。你们拥有力量和集体性实力来做到这个。你们的弱势并非科技。是无知。是贪婪。是敌意。是天真。这些将削弱人类的力量。正是这些将导致世界被占领,而不需战争,不需大规模的暴力。正是你们内在内识的力量将带来所有改观来阻止这个,一旦你们获得眼睛去看并能清晰地理解境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