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抚计划的效应

人类的盟友 第二部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上师的评注二

提问问题容易。更困难的是找到真正答案。人们渴望答案,可他们尚未拥有觉知。因此当思考盟友简报的讯息时,人们必须开始发展一种大社区觉知和敏感。只是获得问题的答案不会发展这种觉知或敏感。实际上,即使你拥有正确答案,可是如果你无法体验它,如果你无法认知它,如果你无法看到它的应用,哦,它有什么好处呢?它在提问的人那里被迷失了。

因此,总是回到发展觉知和敏感还有认知能力。人们想要证明,因此他们走向他们认为是专家的无论什么人,专家给出他们的见解,人们说:“啊!这必然是证明,因为专家这样说。”可这都是见解。没有内识,一切只是思想里的见解。这些见解通过人们的熏陶、他们的态度和他们的性情被发展起来。人们可能体验某种东西并做出结论和评估,可他们的评估完全是错误的。

然而,我们在此讲述更高觉悟。我们并非讲述拥有答案。没有这种更高觉悟,答案将不足够,它们的应用将不被理解。最终,你必须获得这种更高觉悟。这种觉悟超越人类文化,人类熏陶,甚至你们的生物身份。这是对生命的一种觉知,它在你周围并通过其他一切事物运动着。你需要这种更高觉悟来理解植物和动物,天气和世界运动。你需要这个来理解思维环境里负面力量的存在以及在此服务你的天使性力量的存在。显然,你必须拥有这种觉悟来觉知世界上的大社区势力,认知他们的显化、他们的意图和他们的方法。你需要这种更高觉知来分清敌友。

因此当人们提问很多问题时,真正的答案是发展更高觉悟。这带你进入神秘,你或许不愿意去,但如果你要实现理解的话,这是你必须去的地方。这是你生命的神秘——关于你知道什么的神秘,你是谁的神秘,你为何在此的神秘,你必须回应什么的神秘。你在此并非只是给你的思想填充更多无法被认知或理解的答案。

然后,这推动事物走向正确方向。然而,当然有人无法忍受神秘,必须拥有答案,认为答案将解决他们的质询。这些人将构成质询盟友简报以及将针对它质询你的人的大多数。你个人无法回答关于盟友的所有问题——他们是谁,他们来自哪里,他们如何来到这里,他们的推进方式,他们在哪里藏身以及他们如何沟通。你怎么可能回答所有这些问题呢?

然而,你能够觉知盟友,你有能力认知他们讯息的有效性。你对于生命和大自然已然学到足够多,足以理解他们的观点、他们强调的东西以及它为何必要。这是因为更高觉悟,而非因为你拥有答案。人类的盟友简报提倡问题。他们不回答每个问题的原因是因为你们必须发展更高觉悟。如果他们告诉读者关于他们自己的一切,人们会说:“哼,我不相信!马歇尔编造了这一切!”你看,没有更高觉悟,人们无法做出一种联接。

你已然能看到由干预制造的安抚计划的效应。已然很多人陷入于此,要么通过他们自己的倾向,要么通过外部影响。在此人们被引领着相信他们确实无法评判任何事。“哦,我不想消极。我将对它开放。”谁告诉他们对它开放?“我将对发生的无论什么开放。”谁告诉他们对发生的无论什么开放?人们的关键辨识力正在被破坏。这样,某件事发生了,他们说:“哦,你知道,我不想评判状况。”你在说什么!你需要评估正在发生什么。这些人认为他们不能批判性。“哦,我确实不能批判性。我不想消极。”哦,或许有必要发声说出某件事确实不恰当。可是这些人甚至无法那样做。受到这个安抚计划影响的人们甚至无法做出一个决定。他们无法看着任何事说:“哦,这是好事,”或“这对我来说确实不好。”因此他们欢迎一切,认为那是你必须和生命共处的方式。

那不是你必须和生命共处的方式。确实你必须甘愿看着一切。可是并非你必须接受一切,和一切维系,欢迎一切。当然不!更高觉悟并非意味着你不做出关键评估。它只是意味着你从一个更高观测点看待事物。这并非意味着一切变成灰色。它意味着一切变得明晰。你清晰地看到该做什么和不做什么,什么好和什么不好。如果这不是灵性学习的结果的话,那么那个人正在被限禁。

尽管确实你必须学习不基于你的熏陶或信仰评判一个状况,可最终你必须基于内识,活在你内在的灵性智能,来评判一个状况。这是你辨识中的最后裁决者。

然而,人们没有认知这个。他们开展第一步,他们认为它是最后一步。第一步是你不评判。这意味着你必须学习去看并认知某个事物,如果你即刻评判它的话,你就无法做到。这是第一步,可人们认为它是最后一步。最后一步完全不同于第一步。你在当下不做评判,因为你需要看见、知道并认知你在看着什么。这是辨识。如果你即刻评判事物的话,你就无法做到辨识。然而在这一辨识之后,你必须清晰地看到某件事是好是坏。

因此你或许认知干预确实对人类不利。就其本身,干预不是件好事!可是如果你说:“哦,我不能评判状况,”那么你怎么可能知道呢?你或许想认为:“哦,它可能在别的某个层面上是好的。”一个被安抚的人会说:“我将看看它对我们如何有利,因为发生的一切对我们都是好的。”这不只是人类无知;这示范着安抚计划的效应,它鼓励人们不知不觉地、不带辨识地信任事物。

你能够在各处看到这个。你能够在UFO社区里看到它。你能够在灵性社区里看到它。你能够看到它在你周遭的人们中呈现。盟友简报将制造一种激荡,因为他们提倡辨识。他们说:“干预对你们不利。”然而很多人说:“哦,我不知道。它必然是好的。我的意思是,它不可能是坏的。”他们被迷惑了。他们不知道该思考什么。“哦,我不知道。我真的无法针对它做出任何决定。”你在说什么?你的决策力被限禁了吗?如果这样,谁限禁了它?为什么一些人认为他们必须对一切敞开并对一切接收呢?是的,他们想做到不评判,可那只是第一步。他们没有采取下一步。他们没有发挥辨识力。某些情况下,他们的辨识力已经消失了。

这是一个关键问题。作为这一安抚计划的结果,人们无法看到,无法认知,基本上,即使他们可能困惑和惊恐,可他们将只会随从。“哦,我将只是随从。我将只是努力接受我生命里正在发生的事。”被安抚者无法抵制。他们无法反抗某种东西,因为他们认为不可以那样做。他们认为一切必须被拥抱。这来自哪里?

这些不加质疑接受的想法在你看到的当今很多灵性教程里很盛行。人们全心全意地接受这些想法。他们认为:“哦,这是更高真理。我们遵循更高真理。”鉴于安抚计划去思考这个,那么你将开始看到这确实多么无所不在。

正在被安抚的人们将被引领着相信他们在获得更高觉悟,而事实上他们所有的力量正在从他们被剥夺。安抚计划基于对人类心理和人类倾向的一种理解。在此人们被熏陶着认为,为了被上帝接受,他们基本上必须放弃上帝赋予他们去运用的东西。“哦,为了被上帝接受,我必须顺从、温和、不评判并拥抱一切。我将在一切里寻找良善。”

这来自哪里?这种默从纯粹是一种人类发明吗?这只是人们为自己编造出来的东西从而能够在当下幸福吗?哦,某些情况下,这是事实。可是思考对人类的安抚。人们如何被安抚?他们被告知他们想听到的,他们被告知他们确实不需要考虑其他任何事。毕竟,如果发生在你身上的一切都是好的,那么为何抵制任何事呢?只是完全拥抱它!这是安抚计划在工作。

这种影响正在你周遭弥漫。人们聚集在干预运作的地方,认为那里的“能量”如此之高。他们说:“这是一个如此启发性的地方。”哦,我的上帝!他们在跳进火里。他们在全心全意地交出他们自己。他们去那些地方,他们感受那里的能量,他们认为:“哦,这确实是一个强大的地方。这是它正在发生的地方!”他们停留越久,他们知道的越少,他们越少认为他们能够回归他们以前的生活。他们变得更百无聊赖和自我专注,他们变得更功能失常。

这种脱离在一个更深刻层面上带来一种焦虑,在这个层面上你知道你的生命没有进展,你没有去向你需要去的地方。然而这些人将认为这种不安是他们恐惧的一部分,或是他们心理的一部分,必须从他们自身根除或驱除出去。因此他们将努力忽视恰恰在对他们说他们的生命出差错并且他们在丧失他们的生命的那些征象。

他们将会说:“一切是爱。只是去爱。只有爱。”假如他们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的话,那确实是真理。可是他们认为爱只是被动、幸福和默从,因为那正是在他们身上起效的安抚计划。现在他们把它拓展到其他人,他们自己成为安抚者。过了一段时间,哦,他们将不知道他们知道什么。如果某件事确实是错误的,他们将感到不安,可他们将认为那只是他们心理问题的一部分,他们将努力忽视它或消除它或埋藏它。那时他们将做干预告诉他们去做的无论什么。他们将会说:“哦,我得到一个讯息。我必须去做这个。我正在被指引。这是给我的内在指引。”

将很难从这里唤醒人们。你必须首先唤醒你自己。人们如此沉浸于他们的百无聊赖和他们对幸福的追求,以至他们几乎像是超出可及之外。他们受到如此蒙蔽和如此熏陶,你不得不放一颗炸弹在他们的膝上才能叫醒他们!

你能在很多地方的灵性社区里看到安抚计划的效应。当然不是所有人,可是对很多人来说,默从看似轻松的路径,容易的道路,通向真正幸福的道路。放弃认知任何事,放弃评估任何事,放弃抵制任何事,这看起来就像:“哦,从现在开始一切都是幸福。前方一帆风顺!”

这些好人们,干预将简单地哄骗他们进入一种百无聊赖的状态,然后基本上他们将不是问题,他们将对提供给他们的无论什么接收。他们的天然认知将从他们的觉知里被如此移除,以至现在它将成为敌人。他们将认为它是恐惧。他们将认为它是消极。他们将不想要它的任何部分。

现在这确实正在发生。我们在讲述一种极端例子,可是这些极端例子正在范围和量级上增加。更多人简单地陷入这种状态——甚至年轻人,他们中的一些人尤其容易受到这种熏陶。

思考这个。真正的幸福来自对自己保持真实,来自发展你的真正正直,来自带着你的正直有尊严地活着。真正的关系基于和他人共享真正的正直,构建正直的关系,表达你在生命中的更深刻本质和宗旨的关系。

然而,看看一个被安抚者的关系,他说:“哦,我们在一起,只要感觉良好,只要可以,如果我们不在一起,也可以,无论我们做什么都可以。”可这不可以。他们知道这不可以,可是他们的天然认知从他们的觉知里被移除了。结果,他们说:“我将不感受那些事。它们破坏我的幸福、我的和平、我的宁静。”然而那里没有和平或宁静因为那里没有正直,因为那里没有正直,所以那里没有真正的关系。

在此你看到毒药是如何浸入人们恰恰想吃的食物里吗?灵性食物被下毒了。当今世界有多少灵性导师在教导真正的辨识?多少在倡导真正的个人正直?多少在鼓励人们清晰地看并看见?多少导师在鼓励他们的学生回应世界?确实有一些,可是环顾四周,你将看到安抚计划正在不知不觉中被倡导。

这对外星人计划来说是多么完美。这需要时间,可从他们的观点来看,哦,其结果是值得的。那样干预将拥有一个广大的顺从民众网络,他们的计划能够通过这个网络流动。人们将永远不知道它来自哪里。

在另一种场景里,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在此干预开始显现它的更黑暗面。并非每个人都能轻易被安抚。那些无法被干预安抚的人们将被干预引导着去评判那些反对它的人们。对于有着极端宗教观点和偏见的民众来说,这尤其是事实。这些人将被引导着谴责那些不分享他们观点的人们。确实,一些宗教社区里的人们将接收这样的讯息,即基督的所有敌人必须被铲除,如果他们无法被拯救的话,二次回归将要求人类家庭的清洗。

当今有些个体正在受到如此引导,尽管他们不一定代表这些宗教社区的领袖,可是当他们的挫折增加时,他们的强调也将增长。他们在等待耶稣的伟大到来,他们认为这没有发生是因为人类家庭的罪恶,现在这一罪恶必须被铲除而非只是去抵制。那将到来的耶稣将不是真正的耶稣,而是经干预准备的耶稣。这将是一个假耶稣,他们无法真正认出,因为他们没有在内识里实现发展。这个耶稣将不会带来和平,而是一种清算。这一清算将受到追随者的欢迎,因为他们自己充满不平,认为他们的预言没能实现是因为人类的罪恶,这一罪恶现在必须被除去,从而把天堂带到大地。

你能在这一刻看到,对于一种大社区存在,干预——他们如此巧妙地影响思维环境、如此觉知人类倾向和弱点——来说,提供这类影响是多么容易吗?你能看到,由于这种操控,理直气壮的人们如何可能开始发起战争对抗那些不赞同他们的人们,对抗那些将在世界上维护内识的人们吗?你能看到这是多么容易产生吗?

甚至基督的真正信徒们也将成为目标,因为他们不分享这些不平,因此他们不遵从正在被干预引导的那些个体。基督的真正信徒们将强调和谐、认知和宽容。可是那些被干预引导的人们只想为他们失败的预言复仇。他们想让上帝的惩罚得到执行,他们甘愿成为执行者。他们甘愿成为法官和陪审团来开展他们相信现在是上帝意志的东西。干预将如何铲除它的反对者?一旦它获得足够力量,你将看到这如何能够被做到。

在安抚无法被实现的地方,干预将影响人们去开展他们针对彼此的敌意。当世界变得更艰难,当资源缩减,当人口增长,当竞争增加,当悲剧更频繁发生时,人们的宽容感将减弱,他们的不平将受到鼓励——不只是被干预,而且当然会被那些野心勃勃并想把自己置于权力地位的人。这多么完美地落入寻求简化并重组人类效忠的外星人计划啊。干预不在乎他们使用什么宗教,只要它能够实现这些结果。正因为如此,每一个虔诚的基督徒、穆斯林、印度教徒或佛教徒都必须学习内识之路。否则,他们如何能够分清一种灵性影响和一种大社区影响的区别呢?对于无辨识力的人来说,哦,这都看似来自一个更高地方,来自天国。那么,你能信任谁呢?

干预能够制造美妙的灵性场景,来激发那些最倾向于他们的信使的个体。对于干预来说,这不难做到。他们简单地布下一个戏剧并将某人置于其中,这个人无法分清区别。人们不知道一种大社区存在是什么。对他们来说,它都来自别的某个地方,不是他们的层面,而是从一个更高地方。因此,在一个场景里,一个耶稣形象被投射给一个狂热者,这个狂热者说:“耶稣来到我面前。”耶稣说:“你必须集合我真正的追随者,你必须谴责其他所有人!”狂热者说:“是,主人,是,主人!”

不可思议?是。不可能?不。如果外星人计划是创建一种统一和服从的人类效忠,那么它必须铲除异见元素,不服从元素。他们将不会自己这样做,因为那样每个人都将知道存在一种干预。相反,他们将让人们为他们做这个,以人们的宗教坚信和偏见的名义。没人会知道什么在所有这些的背后。一些人将认为这是撒旦或路西法,可他们将不知道。

人类的无知是它最大的弱点。人类的内识是它最大的实力。大社区,你们生活其中的被居住宇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互动和影响力环境。如果人们将遵循他们的偏见、他们的怨恨和他们的不平,无法分清一种灵性和一种大社区影响的区别的话,那么大社区是一个极度危险的环境。大社区里的某个族群将最终将你们赢取到他们的集团或他们的事业里。他们将如何做到这个?他们将简单地运用你们已然相信的,而非教导你们某种新事物。

正因为如此学习内识之路是如此至关重要,因为这教导你关于大社区里生命和灵性的实相。它教导你关于操控的本质以及如何保卫自己和他人。它教导你如何认知安抚计划的效应和显化,以及你今天能够做什么来发展你对如此影响其他人的这些势力的免疫。

这在当今世界上被极度需要。每一天有良知的男女们正在陷入他们无法辨识的说服。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可是最终的结果是他们甚至根本不知道什么正在他们生命里发生,并对任何形式的纠正抱有敌意。

当你自己开始发展这种大社区觉知并和他人分享盟友的讯息时,你将看到这一抵制。你将看到人们的无力回应。就像某人拔了他们内部的插头,现在他们就是不知道任何事。如果他们确实在某种层面上做出回应,他们或许会试图安抚他们自己。他们将会说:“哦,这只是一种观点,你知道,我们必须在这个状况里寻找裨益。我们确实必须拥抱这个状况。如果探访者在这里,那么他们必然因为一种宗旨在这里,我们必须向这一宗旨敞开我们自己。或许他们中的一些人不好,可是他们中的一些是好的,我们必须爱他们才能理解他们。”

这都是安抚心理。这容易做到。就是屈服。假如幸福是你生命的目标,那么你将屈服。你将妥协你的正直。你将否认你自己的焦虑。你将忽视那些征象和旗子和线索,它们告诉你这里有某件事不对。你或许告诉自己:“哦,这都只是生命戏剧的组成部分,我将超越这一切。”

贯穿当今世界,智者正在退隐,因为干预在这里。唯有少数在进行宣传。马歇尔是其中之一。然而他将需要其他人帮助他。世界还没有被丧失。可是它被丧失的风险正在增加。

因此,你不能只是退隐,去某个地方过乡村田园生活,不理会所有这些,只是天天幸福,回归自然,提着水壶,种植玉米,炊饭,度过四季。那结束了!如果你要做到有意识、自决力并拥有你自身的正直,那么现在就不能逃离。不能走入丛林,假装它没有发生。

不存在更多不断的自我疗愈。最终,唯一真正的疗愈是开始对你知道的保持真实,坚持你知道的,学习必要的智慧肩负你知道的,并慈悲和强大地沟通你知道的。这是任何形式的真正疗愈必须导向的。你将回到过去修复你的童年吗?你将找到你的父母没有给你的无偿的爱吗?那些太专注于这些的人们开始被限禁。他们被束缚在他们自己思想的轮椅里。他们本都可以成为真理的倡导者,可是相反,他们只是成为疗愈的倡导者,当今没有很多疗愈导向真理。没有逃离。没有成就你个人,而牺牲构建你自己的正直、认知真理并坚持真理。

人类必须实现团结,否则它将在大社区里被支配。当你思考这个时,这如此明显。如果你们世界外的其他势力想要你们的星球、它的资源和人类效忠,哦,如果人类家庭是分裂的,那么你们实际上在邀请他人搬进来。“当然可以,来吧!每个人都有足够地方!”

那些抵制干预的人们将被指责为不开悟和恐惧。一些将被指责是为了保护他们的特别利益而抵制干预。确实有些人将为了这些利益抵制干预。然而,还有些人将抵制干预,因为它是一种干预。可是随着安抚计划,谁甚至能够称它为它是什么?谁能够说:“这就是它是什么!”而不招致抵制和谴责呢?这是当今的一个真正问题。

我们鼓励人们发展辨识、审慎并应用他们的关键技能。我们在此鼓励的,并非是基于个人偏见或社会熏陶,而是基于内识。内识是你那个知道的部分。它是造物主赋予你来应对你生命的挑战和机遇的你内在更伟大思想。它是你内在良知的声音。人们比较他们的信仰体系并评判彼此,可这并非我们所讲述的。

我们在讲述将人类从一种会奴役它的状况中解救出来。我们在讲述当面对来自大社区正在干预你们世界的势力时,维护人类的自由和独立自主并鼓励人类正直。这不可能实现吗?哦,某种意义上说,真理总是看似不可能。对真理的提倡和维护总是看起来像在面对不可逾越的困难。可那只是因为真理没有被足够多人珍视、认知并深刻感受。那将把人类带出这一困境的东西,正是将把人类带出每个困境的同样东西。就是面对真相并做需要做的事。

当今世界很多人感到非常不安,因为他们知道某种确实错误的事正在发生。或许他们认为他们的不安只是他们自己的心理问题。或许他们认为它只是一个政治、经济或环境问题。如果他们没有一种大社区觉知,那么他们不得不将他们的注意力专注在其他某种事情上并寻求其他某种原因。可是他们知道当今正在发生着某种不正确的事。事情感觉不对劲。事情在移向一个它们不该去的方向。某种事正在发生,它将改变事物,但并非以一种良好方式。感受到这个的人们感到不安。他们带着这种不安醒来;他们带着这种不安睡去。它就在那里。当他们在外面的世界上时他们感受这个。某件事不对。

这种不安来自哪里?它为何在那里?你可以冥想。你可以去度假。你可以吃好吃的。你可以有片刻的愉悦。可是然后你回到不安。某件事出差错了。它不只是因为世界上存在着贫困或战争或剥夺。这些始终和你们同在。别的某件事正在这里发生。别的某件事确实不对。

然而你环顾四周,大多数人不在意。他们不知道它。他们感受不到它。他们不关心。或者他们有好借口。“哦,你知道。这只是人类本质,”或“你知道,它是人们的恐惧。他们只需要做到更关爱。”针对某个巨大事件,你听到的是确实很蹩脚的借口。

你的觉知需要增长。你的火苗需要增长并变得更强大——真理之火,内识之火。否则,你的火苗总会被掐灭、熄灭,被个人的左右矛盾,个人的恐惧,个人的喜好或作为安抚计划结果的那种百无聊赖。

真理之火必须变得强大,因为现在这里存在着更巨大黑暗势力。欺骗是深入和复杂的。否认无所不及,默从无所不在并与日俱增。唯有你内在的内识能够穿透它。

人类正在丧失它的自由,缓慢但确定,以如此一种方式以至这种丧失将非常完全,因为它背后计划的巧妙。这会发生是因为当今很多人的质素。这会发生是因为安抚计划的效应,现在它在世界很多地方得到如此充分地确立。

因此,将需要勇气和一种强大的宣传来激发那些已经感到不安,已经感到问题但无法识别它或它的源泉的人们。将需要一种强大的宣传来触及那些已经开始默从,但他们的正直感足够完好以至他们知道他们内在和他们周围存在着一种问题,并在迷雾降下时奋力维护他们思想的明晰的人们。

对于那些已经完全默从的人们,可能没有答案。他们可能在你所及之外。这将需要一种更伟大力量,天使性临在,来触及他们。可是即使在此,也相当困难,因为安抚可能如此完全,以至人们将认为那试图挽救他们的恩宠之手恰恰是他们必须回避的东西。

你只能触及那些不安的人,拥有一种认知感即他们的正直正在受到侵犯的人,和已经开始感到干预的说服但还没有对它默从的人。这个阵营里有很多人。你并非对少数讲话。这一宣传将需要时间。这并非在几周、几月或几年里就能做到。它是必须持续去做的事。

由于干预,人类向大社区的迈进将相当艰难。它将要求一种更高觉悟在足够多民众中被培养、保护和维持。它将要求一种更伟大水平的辨识和审慎,以及对于你和谁交往以及你沟通什么的更巨大谨慎。它将要求一种更伟大觉知和敏感,对世界,对那些正在世界上对人类施加一种影响的势力。

发展这一觉知和这一敏感,并确立个人的正直以及代表这一正直的关系,对于成功来说绝对是根本性的。正是这将保持内识在世界上的存活。正是这将构建自由并保持它在世界上的存活。正是这将保持人类的完好。因为一旦你失去你的正直和你的自由,要重获它们是非常艰难的。非常艰难。甚至当人们为了关系或为了金钱或为了利益牺牲他们的正直时,甚至在这些更寻常的境况下,要重获它都是非常艰难的。你必须发起极大努力并冒风险。因此,保持在麻烦之外比从麻烦中走出来更容易。你不想成为你自己世界里的一个囚徒。你不想成为你自己思想里的一个囚徒。你不想成为其他任何人或任何事的一个囚徒。

如果你能在这些事务里拥有一种大社区视野,那么你将认知,尽管人类有着巨大艰难和严重弱点,可它在宇宙里依然相对自由。当然,在隔离里生活在你们世界的表面,你们无法看到这个,因为你们没有视野。正因为如此,盟友简报如此珍贵,因为它们给你们一种你们自己否则无法拥有的视野。你们如何能够拿自己和宇宙其他生命进行比较呢?你们如何能够理解你们自由的价值呢,假如你们无法看到自由在大社区里是罕见的并且必须受到良好保护的话?

正因为如此盟友提供了一个更伟大视野。然而一些人将抱怨:“哦,他们不给我们答案。他们不告诉我们日期、事实、数据和位置。”那不是重要的东西。至关重要的是理解、视野、更高觉悟。谁在乎盟友们来自哪里?他们世界的名字对你们来说毫无意义。你们在很长时间里将无法去到那里!当然不会是你们的生命时代。盟友在提供你们需要知道的关于大社区以及关于干预的重要之事。他们在告诉你们谁在这里、他们为何在这里、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在指出关于必须做什么以抵消这一干预的道路,这包括发展大社区觉知和一种更高觉悟。

这一发展必须始终被强调。它如此至关重要,否则人们将错失整个要点。他们将只是假设这只不过是某种惊人的事件,它无论怎样可能不是事实。一些人将会说:“这些盟友甚至不告诉我们他们的名字或他们如何来到这里。”这是愚蠢!如果上帝派来一个使者,你会否认使者,因为他没有回答琐碎问题吗?上帝派盟友们到这里以帮助教育人类并警告人类它此刻正面对的严峻风险。这将被否认吗,就因为某些琐碎信息没有被提供?

正因为如此大社区觉知的发展现在至关重要。正因为如此更高觉悟必须被提倡和维护。正因为如此你保持内识在世界上的存活。正是这,在这个伟大转折点上必须得到支持和尊重。

尊重这个资料。认知它是一个恩宠的礼物。回应它。有勇气这样做。抵制安抚。抵制让你对你自己的内识变得倦怠且无反应的影响。抵制让你超越其他一切之上和之外把自己奉献给你自己的幸福的诱惑。抵制攻击其他信仰、文化或国家的民众的诱惑。抵制干预,通过觉知,通过宣传,通过理解。提倡人类合作、团结和正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