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行动召唤

人类的盟友 第二部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简报六

我们的使命是观察当今世界的外星干预,并为你们提供我们的评注和我们的视野。这是一个艰难的任务和一个艰难的讯息。我们理解人们在接收这一沟通中可能存在的问题。他们可能质疑沟通方式。他们当然可能质疑我们的实相和身份以及我们话语的可信度。他们可能质疑我们在呈现的实相。对于一些人来说,否认这些事的倾向将可能是巨大的。

然而真正将让你能够听到我们的话语并认知它们的真实的,将是你回应你自己内在更深刻认知的能力。贯穿我们的论述,我们一直提到内识的实相,活在你内在的灵性智能。我们讲到它在你针对大社区的准备中的核心重要性。我们讲到它是让你能够超越干预的所有欺诈和操控去看的真正力量。我们讲到它是集团没有使用和认知的内在固有力量。它不像一个军事力量。它并非某种你能利用,来通过武力获取东西或是压倒或支配他人的东西。它是你和造物主共享的更伟大智能。

尽管人类面对一个巨大挑战,并正面对它向大社区迈进中的一个巨大风险,可它同时也必须找到那个实力,这将让你们团结你们的民众并作为一个自由和独立自主的族群取得你们在大社区里的位置。这一力量必须来自民众内在,并必须得到存在于你们世界里以及大社区里的更伟大正义势力的强化。

可能有些人将拒绝我们的话语和辅导并完全拒绝我们所呈现的内容。在这个事务上他们有他们自己的喜好。他们有他们自己的恐惧和不足感。或许他们已经陷入干预的说服,不想思考他们可能犯错。或许他们只是太害怕以至无法面对这个巨大挑战。或许他们想逃进他们的个人关注和执迷里。可是这里真正召唤的,是我们称为内识的这个灵性智能的力量和临在,它是你真正良知的源泉。然而你或许没有意识到的是,这是宇宙中所有灵性的真正源泉和维系。灵性的表达和灵性的仪式,伟大灵性导师和使者在宇宙中不计其数。哲学和方法论对于文化以及它们的历史来说是独特的。可是其核心是这个神秘和深远的力量,它让你能够看见、认知并和所有生命的创造者相互和谐地行动。

当然我们的存在和我们的话语可能被拒绝和否认。可是带着内识,就不会这样。因为我们确定我们在尽我们所能呈现真理,你们外部的盟友派我们带着一个使命来到这里,为人类提供伟大服务。因此,我们使命和我们简报的正直是真实和真诚的。这不只是一个视野或感知问题。

因此,我们必须依赖你——我们讯息的读者和接收者——内在的这个灵性力量。因为确实,我们在揭示的,超越我们的话语能够传输的。我们在揭示宇宙生命的一个整体实相。我们在打开通向人类尚未穿透、某些情况下甚至没有思考过的巨大神秘的大门。

尽管我们和你们非常不同,尽管我们以我们独特的且你们无法真正采纳的方式修习我们的灵性,可是我们强调的东西,对于你们的存有、你们的本质和你们的实相来说是绝对根本性的。

内识不只是活在你们内在的一个伟大潜能。它是能够保障你们的自由并维持它的最关键元素,包括现在和将来。存在着按照你的良知生活的自由,还存在着发现你自己内在内识的自由。除非你拥有第一个,否则将更难以找到第二个。首先你必须生存并保持自由,然后你将有机会接触更伟大智能,它活在你的内在,并赋予你看进宇宙生命实相和意义的洞见。

这赋予你们伟大前途,我们必须强调赋予你们这一伟大前途的东西——内识、自由、实力。这些是你们必须培养的。你们之间的差别将越来越不重要,那将阴翳它们的既是大社区,它挑战你们作为一个自由族群身处这个世界的根本权利,也是内识的实相,它将寻求团结你们并赋予你们这一实力、这一智慧和这一和平。这些不只是选择,不只是杰出个体的目标。它们是你们为自由抗争的精髓。

内识将向你揭示这个,并将确认我们的话语。超越你们的喜好和信仰,这显然是真实的,对此我们有信心,因为这正是我们放置我们的信念的地方,活在人类家庭内在的根本正直和潜在智慧。否则,我们敲响警钟并给世界带来一种大社区觉知的伟大努力将失败。这一失败有着严峻后果,因为人类还不理解它的困境;它也不理解它必须依赖什么实现成功。

造物主希望人类成为宇宙中的一个自由族群,可这取决于你们,这取决于你们选择相信什么,你们选择做什么,你们选择强调什么。干预非常隐秘且非常秘密。只有那些受到它直接影响或受到直接接触的人们觉知它的存在,正如我们所描述的,他们受制于巨大说服和操控。因此,谁处在主动真正认知的位置上?我们提供着你们否则无法拥有的一个视野。我们提供着看进你们无法接触的关于大社区生命重要实相的一个洞见。我们见证着你们中那些开始在自己内在感受这些的人们。我们作为这些更深刻洞见的一种确认。

可问题依然是:你能知你所知、你能遵循你所知、你能从你自己这个更深刻部分回应并与他人分享这个吗?很快我们将不得不离开你们世界的临近,因为当第一批论述被揭示时,干预开始觉知我们在这里的存在,开始彻底并坚决地搜寻我们。我们必须在这发生之前逃离,即便如此,我们的逃离也给我们带来巨大危险。我们的离开将不可能不被察觉。他们将试图跟踪我们并找到我们,无论我们去哪里。我们无法回到我们的家园世界,因为那会导致它们被发现。我们必须在一个更远的地方寻求隐蔽。从那个位置,我们将无法见证正在进展的干预活动。

因此,在这两批论述里,我们必须为你们提供你们将需要的一切,从而可以自行前进。然而我们作为观察者提供的协助将很快终结。甚至正当我们呈现这些话语时,我们正在准备离开。因此,我们带着一种紧迫感非常仓促地沟通。然而我们必然想知道,谁能真正听到我们并真心面对我们所说的?谁将带着他们自己的内在确信依据这些话语采取行动?我们在此并非为了领导你们或成为人类的领袖。人类必须拥有它自己的领袖。然而谁能承担这一责任?谁将拥有内在确信?谁的内识足够强大,足以看见、认知并感受我们所呈现的实相,直至他们能够采取行动并开始发声反对干预?

我们无法回答这些问题。只有你们能够回答它们。我们能够给你们提供宇宙生命的一瞥,以及针对干预的本质和活动还有那些正在这里干预的族群的一种重要理解。然而我们无法回答每个问题,实际上你们需要的不是答案,而更多的是内在确信以看见、认知和行动。我们的最伟大渴望是我们或许可以在足够多民众内在激发这个,这样一场运动将会掀起,以抵消干预并示范人类对未受邀请的访客的不快。这将是一个良好的开始,可这只是开始,因为必须存在对大社区实相的一种觉知,必须存在关于人类在这个更广大且远更复杂的智能生命场景里,必须做什么来保障它的自由和它的福祉的一种冷静和深远的理解。

我们的愿望并非是给宇宙中的生命投以一种黑暗或可怕的阴翳,因为确实有着很多非凡和美妙的创造,有很多社会已经实现了非常高的觉知状态。然而基于我们的觉知范畴,这些依然只是贯穿这个银河系的智能生命显化的少数部分,我们遇见过很多其他见到过我们从未见过的事物的个体。

为了让你们能够进入这个生命新场景,你们必须拥有一种导向,关于什么存在在那里,期待什么,以及你们必须如何运作和表现自己。世界上没有人准备好为你们提供这种辅导,因为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呢?这需要你们的盟友,人类的盟友,来提供这种视野和这种导向。否则,你们将感到孤单且如此易感,并将失去信心,将屈服于那些寻求掌控你们和你们的世界的说服。

我们现在想讲述一下正在接收这一沟通的人。马歇尔.维安.萨摩斯并非只是一个为了一个伟大任务而被无意中选中的人。他因为这个宗旨被派到世界上。他是带着一个神圣使命被派来的人,以帮助人类为它和大社区的相遇进行准备,并在世界上代表大社区教程,大社区内识之路的一个教程。

很多年前,我们曾试图直接接触他。他被召唤到山区的一个地方,准备和我们接触。我们的几个成员展开了进入世界的危险旅程,可不幸的是他们的使命没能完成。当他们被干预发现时,他们必须毁灭自己以及他们的飞船,没有留下我们在世界上现身的任何证据。这标志着一个重大失败。失去了四位非常宝贵的个体。现在我们只剩下五个人。我们再次面对巨大危险。

我们为了和这个人接触所做的准备是漫长的并有很多耽搁。首先,他必须成为大社区教程的接收者。他必须成为它的首个学生。然后他必须到达他能够代表人类理解的这个新关口的位置。一些人受到召唤来协助他,他们并非都能够做到这样。这很多耽搁,这大大超出他的掌控范畴,延迟了我们的呈现。正因为如此,我们在为你们提供我们的论述和我们的简报上已经晚了。

对这个人来说,接收并接受这一责任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挑战。他并未要求它。然而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因为所有的延迟,成功的机会成为我们的一个更巨大关注。正因为如此,此刻我们必须带着巨大强调讲述。我们必须重复我们的重要讯息,这样我们就能确保它被听到并被理解。

现在每一月、每一年都是宝贵的。每一月、每一年,人类始终没有为大社区进行准备,情况变得更艰难且更严峻。我们在你们的太阳系里不得不搬移两次。我们无法告诉你们更多,因为我们不想给你们的对手提供我们存在的证据。

对于我们剩下的这些人来说,在我们自己的历史里,为我们自己的文化呈现一个非常类似的讯息同样是艰难的。我们面对不信、嘲讽、震惊。我们的世界会被对我们不友好的势力干预这一想法,是我们族群完全没有准备好面对的。生活在一种隔离状态里,我们相信,正如你们一样,我们是优越的并拥有神圣力量的恩宠。我们只会假设最初的探访,正如在你们世界上一样被秘密展开,是为了一种更伟大裨益。那是我们的假设。只有当一个像我们这样的团体接触并辅导了我们各自世界里的某些个体,以传递一个警示和一种觉知时,真正的准备才得以开始。

然而在我们的强调里我们必须不断强调,人类依然有时间抵消和阻止干预。然而,为了让这发生,这个人必须得到认知和协助。你自己必须代表我们提供的这一讯息发言,你必须协助他代表它讲话。他在世界上拥有很少支持。存在巨大障碍。干预觉知他,甚至此刻正寻求挫败他。

我们传递给你们的这个讯息,被委托给这个人以一种纯粹的形式传递给你们,以能够实现的尽可能纯粹的一种形式。我们有信心他能够做到这点。他还被赋予了大社区教程,这是让人们在一条大社区内识之路上进行准备的世界上唯一的准备。

我们非常荣幸能够提供这个信息。我们遗憾很多延迟阻止了我们在更早期提供它。我们在对抗强大的势力,我们必须等待那些能够接收我们和那些能够播种我们在这些讲座里呈现的种子的人们准备就绪。

我们传递了我们感觉对于你们的福祉和你们的生存至关重要的东西。我们略去其他很多你们或许觉得非常迷人,但对于你们的需求来说并非核心的东西。我们非常关注不要让不重要的细节遮蔽重要的问题。实际上,太多细节只会令我们的沟通显得更不可理解。

我们代表你们的盟友讲话,他们有很多且代表很多族群。我们所有九个人都来自不同世界,然而我们共享相同的使命,因为我们的内识强大。我们希望人类拥有我们为自己想要的,即免遭侵犯的自由、自给自足、创造力和没有冲突与战争的生活。身处生命的权利,以实现一个更高宗旨并回应造物主为所有人提供作为一种潜能的一种更高召唤,这是我们寻求为我们自己以及为人类家庭确认的东西。然而正如你们世界上一样,存在着阻挡这一发现和成就的强大势力和说服。因此我们在幕后工作,倡导所有有情存有内在的自由和内识,甚至集团内部,甚至激进和破坏性的帝国内部,甚至不道义和不正直的个体内在。

我们觉知宇宙中示范内识和缺乏内识的很多族群。如果你们现在能够保障你们的自由,未来你们将有机会了解这些。人类只不过处在它更伟大成就的开端。然而它现在的鲁莽、它的部落冲突和它的环境恶化,都威胁着你们为你们的民众实现一种更伟大生命状态的机会的可能性。

在一种已然艰难的状况里,干预看似一种无礼的侵犯。可情况往往如此,大自然的强大示范证明是救赎性的,只要它们能够被认知并被相应和恰当地运用。那看似阴翳人类的东西,正是能够团结人类并终止部落冲突的唯一东西,因为世界上每个人都必须了解关于大社区以及关于世界上的干预的真相。他们必须在它实现占领之前了解这个。在这方面的任何进步都是一种祝福。在这方面的任何失败都伤害着你们世界里的所有生命。

尽管只是一个人被赋予了这个负担和优越,将我们的讯息带进世界并接收大社区教程,可是将取决于很多文化里的很多很多民众来分享这一理解和这一准备,并将它翻译成你们世界里的很多不同语言。对自由的需要和对自由的渴望是宇宙性的。根本上,我们的讯息和内识之路是关于自由——在你们自己世界上自由生活的自由,不维系于另一个族群,不受来自另一个族群的侵犯或干预,发现内识并在你身处物质生命里的伟大旅程中成就自己的自由。这都是关于自由。

当世界宗教领袖和世界政治领袖认知,他们有着一种根本性的共同利益和共同使命来捍卫人类家庭时,那么他们就能够在这方面利用他们的所有资产。这将大大阴翳他们的异议和他们对彼此的敌意。

因此摆在你面前的问题是:你能自由地认知我们在讲述的这些事吗?你能自由地回应吗?你能自由地发声反对干预吗?关于自由的教程现在正在开始。这是第一步。

这不是左右矛盾或自满的时代。这不是简单地把个人的不平和不信任投射到世界上的时代。只要人类四分五裂且没有觉知它疆界之外的生命,它就孱弱易感且没有真正的保障。你们彼此的对抗是错置的。你们没有对抗外部的防卫。

如果你们成功捍卫了你们在这个世界上作为优越族群,带着自由生活并在人类家庭内部和人类社会内部培育自由的权利,那么你们将有机会遇见和认识你们的盟友。对你们来说,那将是一个伟大启示。期间,有伟大工作要做。每个人都有可能做这一伟大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