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盟友》第一部 简报六 问题和解答

 

至此,基于我们已经提供的信息,我们认为有必要对你们必然会提出的有关我们实相以及我们提供消息的重要性的相关问题给予回应。

 

“鉴于缺乏确凿的证据,人们为什么要相信你们所讲的干预呢?”

首先,关于异族探访已经有大量的证据存在。我们被告知这是事实。然而,隐形存在们同时告诉我们,人们不知道该如何理解这些证据,所以他们给出他们自己的理解——一种他们所偏好的理解,一种能够带来最大安慰和保证的理解。我们确信当前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外族干预正在世界上发生,只要人们花时间去看去调查。你们的政府或宗教领袖对此事不进行披露,并不意味着这一重大事件没有在你们中间发生。

 

“人们如何能知道你们是真实存在的?”

关于我们的实相,我们无法向你们示现我们的物质存在,因此你们必须去辨析我们话语的含义和重要性。这个时刻,不仅仅是相信与否的问题。它要求更大的认知、内识和共鸣。我们相信我们所讲的是真实的,但这不能保证你们也这样相信。我们无法控制你们对我们讯息的反应。有些人坚持要求比可能给到的更多的证据。而对另外一些人来说,这种证据是不必要的,因为他们能够感觉到内在的确认。

在这期间,人们对我们的存在可能一直有争议,但我们希望,同时也确信我们的话能得到人们的认真思考,并且大量存在的证据将能被那些愿意付出精力和专注的人们所搜集和理解。从我们的视野来看,再没有比这更重大的问题、挑战和机会值得你们去关注了。

因此,你们正在开始一种新的理解。这的确需要信念和自我依赖。很多人只是简单地否认我们的话,因为他们认为我们不可能存在。其他一些人或许会认为我们是正施加在世界上的操控的组成部分。我们无法控制这些反应。我们只能揭示我们的讯息和我们在你们生命中的存在,尽管这一存在非常遥远。我们的存在与否并非至关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此所揭示的讯息和我们所提供的更广大视野和理解。你们的教育必须从某个地方起始。所有的教育都开始于对认知的渴望。

我们希望我们的讲话至少能够激起你们部分的信心,由此能够开始揭示我们在此所提供的内容。

 

“你们会对那些认为干预是件好事的人说什么?”

首先,我们能够理解,人们期望所有来自天上的力量都和你们的灵性认知、传统和基本信仰有关。这种宇宙中存在着普通生命的说法,对这些基本假设来说是一种挑战。根据我们的视野,同时根据我们自身文明的体验,我们理解这些期望。在遥远的过去,我们也抱有同样的期望。然而,当我们面对大社区生命实相和探访意图时,我们必须放弃这些期望。

你们生活在一个广大的物质宇宙中。它充满了生命。这里的生命展现着不可胜数的显化,并在各种层级上展现着智能和灵性觉知的进化。这就意味着你们将在大社区遇见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然而,你们现在是隔离的,尚未在太空里旅行。就算你们有能力抵达另一个世界,可宇宙是广袤的,没有任何人有能力以任何速度从银河系的一端穿行到另一端。因此,这个物质宇宙始终是巨大和不可理解的。没有人掌握它的规律,没有人征服它的所有疆域,没有人宣称完全的统治或控制。从这个角度来看,生命是谦卑的。即使在你们疆域以外的远方,这也是事实。

因此,你们应该预料到,你们将要遇到的智能生命代表着或正义、或无知、或对你们比较中立的力量。然而,在大社区旅行和探索的情况里,类似你们这样的新兴族群,在他们和大社区生命的首次接触中,几乎无一例外地将遭遇资源探索者、集团和寻求自己利益的族群。

至于对探访的正面诠释,部分原因是由于人类的期望,和人们对良好结局和对人类未能自己解决的问题寻求来自大社区帮助的自然渴望。期待这些是很自然的事,尤其当你们想到探访者比你们的能力更强大时。然而,造成这种理解的主要原因,与探访者的意愿和计划有关。因为他们鼓励人们把他们的存在看作对人类和人类需求是完全有益的。

 

“如果这一干预现在如此深入,为什么你们不早点到来?”

在早些时候,那是许多年前,你们盟友中的几个组织来到你们世界访问,目的是提供一个充满希望的讯息,并让人类做好准备。但是,唉,他们的讯息未能得到理解,并被少数接收讯息的人滥用了。随着他们的到来,来自集团的探访者开始涌来聚集在这里。我们早已知道这会发生,因为你们的世界太宝贵,不可能被忽视,并且正如我们所说,你们的世界并非存在于宇宙中某个遥远偏僻的地方。你们的世界已经被那些寻求为几所用的族群观察了很长时间。

 

为什么我们的盟友不能阻止这一干预?”

我们在此只是观察和建议。人类面临的重大决定掌握在你们的手里。没有人能替你们做这些决定。即使是位于远方的你们的伟大朋友也不会干预,因为如果他们介入了,这将引发战争,你们的世界将变成敌对力量之间的战场。如果你们的朋友胜利了,你们会变得完全依赖他们,无法在宇宙中维护自己和维持你们自身安全。我们知道没有任何正义族群会试图承担这样的负担。事实上,这对你们也没有益处。因为你们会变成另一个力量的附属国,必须接受远程管理。这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正因为如此,这不会发生。然而探访者们把自己塑造成人类的救世主和援助者。他们将利用你们的幼稚,利用你们的期望,从你们的信任中寻求所有利益。

因此,我们真诚地希望我们的话能成为对治他们的存在和他们的操控和滥用的解药。因为你们的权益正在受到侵犯。你们的领土正在被渗透。你们的政府正在被说服。你们的宗教思想和冲动正在被重新导向。

针对这些,必须存在一个真理的声音。我们唯一能信任的是你们能够接收这一真理的声音。我们唯一寄予希望的是说服还没有过分深入。

 

“什么是我们能确立的现实目标,什么是拯救人类免于丧失独立自主的底线?”

第一步是觉知。必须有大批的人觉知地球正在被探访,外族力量正在以秘密方式在此运作,试图把他们的计划和行动隐藏在人类理解之外。人们必须非常明确,他们的存在是对人类自由和独立自主的巨大挑战。他们正在开展的计划和他们正在倡导的安抚程序,必须得到清醒和智慧地抵抗。这种抵御必须建立起来。当今世界很多人能够理解这些。因此,第一步是觉知。

第二步是教育。大批生活在不同文化不同国家的民众必须学习大社区生命,并开始理解你们将要,甚至此时此刻正在应对什么。

因此,现实目标就是觉知和教育。这本身就能阻止探访者在世界上的计划。他们目前在几乎没有任何阻力下运作着。他们很少遇到障碍。所以试图把他们当作“人类的盟友”的人,必须认识到这不是事实。可能我们的话还不足够,但这是个开始。

 

“我们在哪能找到这一教育?”

这一教育可以在大社区内识之路里找到,它此刻正在被呈现在世界上。尽管它代表着对宇宙生命和灵性的一种新理解,但它和所有存在于你们世界上的真正灵性修习路径是相通的—-这些灵性路径珍视人类自由和真正灵性的意义,珍视人类家庭内部的合作、和平和和谐。因此,内识之路的教育召唤着所有存在于你们世界上的伟大真理,并赋予他们一个更广大背景和表达场景。通过这种方式,大社区内识之路并非取代世界上的宗教,而是提供一个更广大背景,使得这些宗教能够对你们的时代产生真正的意义和相关性。

 

“我们该如何向其他人传达你们的讯息呢?”

此刻,真理活在每个人的心里。如果你们能对一个人内在的真理进行讲话,那里的真理就会变得更强大,并开始产生共鸣。我们的伟大希望,隐形存在们——他们是服务你们世界的灵性力量——的伟大希望,以及那些尊重人类自由并希望你们成功迈进大社区的人们的希望,都寄托在活在每个人内心的这一真理上。我们无法把这种觉知强加在你们身上。我们只能向你们揭示它,并相信造物主赋予你们的伟大内识能够让你们和其他人做出回应。

 

“在对抗干预的过程中人类的优势在哪里?”

首先,通过对你们世界的观察,并通过隐形存在们告诉我们的那些我们看不到的事情,我们了解到,尽管这个世界存在着严重的问题,但这里有足够的人类自由,这为你们提供了对抗干预的基础。这和其他很多世界形成鲜明对比,在那里个体自由从未被建立起来。当那些世界面对他们中间的异族力量以及大社区生命实相时,他们建立自由和独立的可能性非常有限。

因此,你们的巨大优势在于,在你们世界里,人类自由被认知,并被很多人珍视,尽管不是所有人。你们知道你们的某些东西会失去。你们珍视你们已然拥有的东西,无论它以何种程度得以确立。你们不想受到外来力量的统治。你们甚至不想受到人类权力机构的严厉统治。因此,这是一个开始。

其次,因为你们的世界拥有丰富的灵性传统,它推动着个人内在的内识,推动着人类的合作和理解,所以内识的实相在这里已经得到建立。而在其他很多世界里,内识从未被确立起来,所以在迈入大社区的转折点上,要想将内识确立起来,其成功的希望非常小。这里有足够多的人拥有足够强大的内识,这使得他们有可能学习大社区生命实相,并理解此时此刻正在这里发生着什么。正因为如此,我们怀抱希望,因为我们坚信人类的智慧。我们坚信人们能够超越自私、自我执迷和自我保护,以更广大的方式看待生命,并感知服务他们同胞的伟大责任。

或许我们的信念没有根据,但我们坚信隐形存在们对此赋予我们的智慧辅导。因此,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你们世界的临近,目睹你们疆域外正发生的事件,这对你们的未来和天命正产生着直接的影响。

人类拥有伟大的希望。你们对世界存在的问题有了更多的认知——国家间缺少合作,自然环境的破坏,日益缩减的资源等等。假如你们对这些问题一无所知,假如这些真相被掩盖,使得人们对这些问题的存在没有认知的话,那么我们的希望就没这么大。然而,事实是人类是有潜力和希望对抗任何对世界的干预的。

 

“这一干预是否会发展成军事入侵?”

正如我们所说,你们的世界太珍贵了,不可能引发军事入侵。没有任何探访你们世界的族群希望破坏这里的基础设施和自然资源。因此,探访者并不寻求毁掉人类,而是要使人类为他们的集团服务。

威胁你们的并非是军事入侵,而是劝诱和说服的力量。这是建立在你们自身的弱点、自身的自私、你们对大社区生命的无知以及你们对未来和你们疆域外生命意义的盲目乐观的基础之上的。

为了抵御这些,我们提供了教育,并讲述当前被发送到世界的准备课程的意义。假如你们对人类自由还没有认知,假如你们尚未意识到你们世界呈现的问题的话,那么我们就不会把这一准备课程交付给你们。并且我们也不会有信心,我们的话能与你们所知的真相形成共鸣。

 

“你们能够像探访者一样,不过是从好的方面,强有力地影响人们吗?”

我们的目的不是去影响个体。我们的目的仅仅是呈现问题和呈现你们正在迈进的实相。隐形存在们提供了进行准备的具体方法,因为那来自于所有生命的创造者。在这方面,隐形存在们从好的方面对个体产生影响。但存在着限制因素。正如我们所说,你们必须加强自身的独立自主。必须增强自身的力量。必须支持人类家庭内部的合作。

我们所能提供的帮助是有限的。我们的团队很小。我们没有来到地球上。因此,你们必须在人与人之间分享你们对新实相的这一伟大理解。这无法由外来力量强加给你们,即便这是为了你们自己的利益。假如我们推行这一劝说计划的话,那么我们就不是在支持你们的自由和独立自主。在此你们不能像孩子一样。你们必须成长起来并负起责任。是你们的自由受到了威胁。是你们的世界受到了威胁。是你们彼此的合作成为必需。

你们现在有重大理由需要你们的族群团结起来,因为失去一方,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如果任何一个国家陷入了异族控制,那么对其他所有国家都没有任何好处。人类自由必须是完整的。在你们的世界里必须实现合作。因为现在每一个人都面临着同样情况。探访者并不偏好某个组织、某个种族、某个国家。他们只是在寻求阻力最小的路径来建立他们在你们世界的存在和统治。

 

“他们对人类的渗透有多广泛?”

探访者在你们世界的大多数发达国家里已有大量的存在,尤其是欧洲国家、俄罗斯、日本和美国。这些被认为是最强大的国家,拥有最大的权力和影响力。这些是探访者关注的地方。然而,他们在从全世界范围掳掠人类,他们向所有抓来的人深入推行他们的安抚计划,只要这些人能对他们的影响做出回应。因此,探访者的存在是世界范围的,但他们聚焦在那些他们希望成为他们同盟的地方。这包括掌握着最大权力并影响着人类思想和信念的国家、政府和宗教领袖。

 

“我们还剩下多少时间?”

你们有多少时间?你们还有一些时间,至于有多长时间我们无法回答。但我们带来的是一个紧迫讯息。这个问题不能被简单地回避或否认。从我们的观点,这是人类面临的最重大挑战。它是最重大关注,是头等紧要的问题。你们的准备已经落后。这由很多超出我们可控的因素造成。但如果你们能做出回应的话,还有时间。结局并不确定,但你们仍有希望成功。

 

“面对大量正在发生的其他世界性问题,我们如何能专注于外族干预问题呢?”

首先,我们觉得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问题比这个问题更严重。从我们的观点,如果你们未来失去了自由的话,那其他任何你们能自行解决的事情都毫无意义了。你们还能希望获取什么呢?如果你们在大社区里没有自由的话,你们还能期望实现或确保什么呢?你们所有的成就都被交给你们的新政府;你们所有的财富都归于他们。尽管你们的探访者并不残酷,但他们完全承诺于他们的计划。你们的价值仅在于你们对他们的目的有利用价值。正因为如此,我们认为人类面临的任何其他问题都无法与这一问题比拟。

 

“谁有可能对这种情况做出回应?”

至于谁能做出回应,世界上有很多人拥有关于大社区的内在内识并且对此事敏感。还有许多其他人已经被探访者掳走,但他们还没有屈服于他们或他们的说服。另外还有许多人关心世界的未来,并对人类面临的危险非常警觉。属于所有这三个类别,或者其中任一类别的人,可能会首先对大社区实相及针对大社区的准备做出回应。他们可能来自任何行业、任何国家、任何宗教背景或任何经济阶层。他们的确遍布全世界。保护和关注人类福祉的伟大灵性力量,正是依赖于他们和他们的回应。

 

“你们提到世界各地的人们正在被掳掠。人们如何保护自己和其他人不被掳走呢?”

你们的内识越强大,对探访者的存在越觉知,你们就越不太可能成为他们研究和操控的优先人选。你们越能利用你们与他们的接触来获得对他们的洞察力,你们就越对他们构成威胁。正如我们所说的,他们寻求阻力最小的路径。他们想要的是服从和屈服的人。他们想找的是很少给他们造成问题和担心的人。

而当你们的内识变得强大时,你们就超越了他们的掌控,因为他们无法控制你们的思想和内心。假以时日,你们将拥有看穿他们思想的感知力,这不是他们所希望的。因此你们就成了他们的威胁,他们的挑战,他们会尽可能回避你们。

探访者不想暴露自己。他们不希望发生冲突。他们太过自信他们能实现他们的目标,而不会受到人类家庭的重大反抗。可是一旦这种反抗建立起来,一旦个人的内识力量被唤醒,探访者就会面临艰难倍增的阻碍。他们的干预就会受到阻挠,难以达成。他们对当权者的说服就更难成功。因此,最关键的是每个人的回应和对真理的承诺。

要觉知探访者的存在。不要屈服于他们所谓到此是为了灵性目的或是为了人类的福祉或救赎的说辞。抵制说服。重新获得你们内在的自主权,它是造物主赋予你们的伟大礼物。面对任何践踏和否认你们基本权利者,要成长为不可小觑的力量。

这是对灵性力量的表达。造物主的意志是人类应该团结一致、不受外族干预和统治地迈进大社区。造物主的意志是你们应该为一个不同于过去的未来做出准备。我们在此服务于造物主,因此我们的存在和我们的话语服务于这一宗旨。

 

“如果探访者在人类或某些个人那里遭到了反抗,他们会派来更多的人呢,还是会离开?”

他们的人数不多。如果他们遇到了强大的反抗,他们就必须撤退和制定新的计划。他们完全自信,他们能够不受重大阻碍地实现他们的使命。然而,如果出现了严重的阻碍,那么他们的干预和说服就会受到挫折,他们就不得不寻找其他方式与人类进行联系。

我们相信人类大家庭能够建立足够大的反抗和足够多的共识,去抵消他们的影响力。我们的希望和努力正是基于这一信心。

 

“针对异族干预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提问自己和他人的最重要问题是什么?”

或许你们要问自己的最重要问题是:“我们人类在宇宙中或我们自己的世界里是孤单的吗?我们此刻是否被探访?这一探访对我们有益吗?我们需要做出准备吗?”

这些是非常根本的问题,但必须得到质询。然而许多问题无法得到解答,因为你们对大社区生命的认知有限,而且你们尚不自信你们有能力对抗这些影响。人类的教育里是缺失很多东西,你们的教育主要专注于过去。人类正在走出一个长期相对隔离状态。人类的教育、价值观和构架都是在这种隔离状态下建立的。然而你们的隔离现在结束了,永远结束了。这是注定要发生的,是不可避免的。因此,你们的教育和价值观正在进入一个必须要适应的新背景。而且,由于当今世界发生的干预特性,这一适应必须快速发生。

将会有许多问题你们无法解答。你们必须带着这些问题生活。你们有关大社区的教育才刚刚开始。你们必须以高度的冷静和谨慎对待它。你们必须抵御自身试图制造舒适和安全境况的倾向。你们必须发展对生命的客观性,你们必须超越个人利益范围,从而让自己能够对正在影响你们世界和你们未来的更强大力量和事件做出回应。

 

“如果没有足够多的人做出回应怎么办?”

我们坚信会有足够多的人做出回应,并开始他们关于大社区生命的伟大教育,从而为人类家庭带来前途和希望。如果这没能实现,那么那些珍视自己自由和接受了教育的人们就不得不退隐。当世界陷入外族完全统治之下时,他们必须维持内识在这个世界的存活。这是一种非常艰难的状况,然而这曾经发生在其他的世界里。从这一结局回归自由的道路是非常艰难的。我们希望这不是你们的命运,正因为如此,我们来此给你们提供这些信息。正如我们所说的,世界上有足够多的人能够做出回应,以抵御探访者的意图,并挫败他们对人类事务和人类价值观的影响。

 

“你们谈到其他的世界也正迈进大社区。你们能谈谈成功和失败的情况吗?这可能会关系到我们的情况。”

确实有成功的案例,否则我们就不会来这里了。就我——我们小组的发言人——来说,我们的世界在我们意识到面临的状况之前已经受到大规模的渗透。我们的教育是由一个类似我们现在一样的小组所倡导的,他们提供了关于我们境况的洞察力和信息。当时异族资源交易商在我们的世界里与我们的政府接触。当时的当权者被说服,认为那些贸易和商务是有益于我们的,因为我们正在开始面临资源耗竭。尽管与你们不同的是我们的族群是统一的,但是我们开始完全依赖于被提供给我们的新科技和机会。然而,当这发生之时,权力中心发生了转移。我们成为了附属国。探访者成为供给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被强加了各种条件和限制,尽管一开始这难以察觉。

我们的宗教关注和信仰也受到探访者的影响,他们表现出对我们灵性价值观的兴趣,但他们希望提供给我们一个新的理解,一个建立在集团利益,建立在彼此以类似方式思考的合作性思维的基础上的理解。这被当作灵性和成就的表达提供给我们族群。一些人被说服了,然而因为我们得到了来自世界外盟友的良好辅导,就像我们现在一样的盟友,我们开始组织反抗行动,并最终得以迫使探访者离开我们的世界。

从那时起,我们学到了大量关于大社区的知识。我们所维持的贸易非常有选择性,只和少数几个国家进行。我们能够避开那些集团,从而维护了我们的自由。然而我们的成功是艰难实现的,许多人在冲突中死去。我们是一个成功的故事,但并非没有代价。我们小组中的其他人,在与大社区干预力量的互动中也经历了类似的困难。然而因为我们最终学会了跨出我们疆域的旅行,所以我们获得了彼此的支持。我们得以学习在大社区里灵性意味着什么。并且那些同样服务于我们世界的隐形存在们,在我们从隔离状态到大社区觉知的伟大变迁中,也帮助了我们。

但是我们也意识到很多世界失败了。在那些原住居民尚未确立个人自由,或尚未品尝内部合作果实的文明里,即使他们拥有先进的科技,却不具备在宇宙中建立自身独立的基础。他们抵抗集团的能力非常有限。通过更大权力、科技和财富的劝诱,通过大社区贸易可能利益的劝诱,他们的权力中心被移出了他们的世界。最终,他们完全依赖于那些供给他们并控制他们的资源和构架的族群。

你们当然可以想象到这是如何实现的。根据你们的历史,即使在你们自己的世界里,你们也看到弱小的国家陷入强大国家的统治。今天你们依然能看到。因此,这些想法对你们并非完全陌生。大社区如同你们的世界一样,弱肉强食。这是遍布四面八方的生命实相。正因为如此,我们鼓励你们的觉知和准备,这样你们就能变得强大,你们的独立自主就能增强。

对许多人来说,认识和了解宇宙中自由的罕见可能是个重大失望。当国家变得更强大、更科技化时,它们要求自己的民众实现更大的一致性和服从性。当它们迈向大社区并开始涉入大社区事务时,它们对个体表达的容忍度就会缩减,这些拥有财富和权力的大型国家就会以一种你们认为恐怖的严格而精准的方式实施管理。

在此你们必须了解,科技的进步和灵性的进步是不同的,人类尚未学会这一课,但是如果你们希望能在这些境况里运用你们天然的智慧的话,你们就必须学习这一课。

你们的世界非常珍贵。它拥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你们坐拥一个宝藏,如果你们希望成为它的管理者和受益者的话,你们必须保护它。想想你们世界那些因为生活在被他人垂涎的土地上,而失去他们自由的人们吧。现在整个人类家庭正陷入这种危机。

 

“由于探访者如此有能力投射想法和影响人们的思维环境,我们如何确保我们所看到的是真实的?”

智慧感知的唯一基础是内识的培养。如果你只相信你看到的,那么你就会只相信被示现给你的东西。我们被告知,有许多人抱持这种观点。然而,我们认识到任何地方的智者必须具备更广大的远见和更强大的辨识力。的确,你们的探访者能够投射你们圣人和宗教人物的形象。尽管这并不经常发生,但它当然会被用于那些已经认同这些信念的人身上,以激发他们的承诺和奉献。你们的灵性成了你们的弱点,这里必须使用智慧。

不过造物主已经给了你们内识作为真正辨识力的基础。如果你们问问内心这是否是真的,你们就能够认知你们所看到的。然而,要做到这一点,你们必须拥有这个基础,正因为如此,内识之路的教程对于学习大社区灵性是最基础的。没有它,人们会相信他们想要相信的,他们会依赖于他们看到的和被呈现给他们的。那么他们自由的潜能已经失去了,因为它从一开始就没被允许发展起来。

 

“你们谈到了维持内识的存活。需要多少人才能维持内识在世界的存活?”

我们无法给你们一个数字,但它必须足够强大从而能在你们的文化当中形成一种声音。如果这一讯息只被少数人接收,他们将不具备这一声音或这一力量。他们必须去分享他们的智慧。这不能只被当作他们自己的教育。更多的人必须了解这一讯息,需要远比今天多得多的人能接收到它。

 

“呈现这一讯息是否会有危险?”

呈现真相总是有危险的,不仅是你们的世界里,其他地方也同样。人们从现有的状态中获得利益。探访者们将提供利益给那些能够接收他们并且不具强大内识的当权者。人们开始习惯于这些利益,并将他们的生活建立其上。这使得他们抗拒甚至敌视真相的揭示,这一真相召唤他们服务他人的责任感,并可能对他们财富和成就的基础构成威胁。

正因为如此,我们隐匿起来,不在你们世界出现。如果探访者发现我们的话,他们当然会毁灭我们。但人类同样可能试图毁灭我们,就因为我们所揭示的东西,因为我们所示现的挑战和新实相。尽管这些非常必要,但不是每一个人都准备好接收真理。

 

“具有强大内识的个体能否影响探访者?”

成功的机会非常有限。你们所应对的团体,是依照服从性被培养起来的,他们的整个生命和经验都涵盖和产生于一种集体性思维。他们不会自己思考。因此,我们不认为你们能影响他们。人类家庭中确实有个别人有能力做到,但即使这些人成功的可能性也非常有限。因此答案必然是“不能”。从所有实际性目标来说,你们是无法说服他们的。

 

“集团与统一的人类有何不同?”

集团是由不同的族群和被培养来服务于这些族群的人组成。在这个世界上出现的很多外族个体,都是被集团培养来做奴仆的。他们的基因遗传已经缺失很久。他们被培养来进行服务,正如你们饲养动物为你们服务一样。我们所倡导的人类合作是为了保护个体的自决权,为人类提供一个强大的地位,使人类不仅能与这些集团互动,而且能与未来将到访你们的其他族群进行互动。

一个集团是基于同一个信念,同一套准则和同一个权威。它强调对一种思想或信条的完全效忠。这不仅产生于探访者所受的教育,同时也已注入他们的基因编码里。正因为如此,他们会以此种方式行事。这既是他们的强势,也是他们的弱势。他们在思维环境里很强大,因为他们的思想是统一的。但他们的弱势在于他们无法自己思考。他们无法成功地处理复杂问题或逆境。拥有内识的男女对他们来说是不可理解的。

人类为了保护它的自由必须团结起来,但这和集团的建立是完全不同的。我们称他们为“集团”,是因为他们包括不同的族群和国家。集团不是一个族群。尽管大社区里有很多族群处于集权政府统治之下,但集团则是超越单一族群对自身世界权力效忠的一个组织。

集团能够拥有巨大的权力。然而因为有许多集团的存在,他们倾向于相互竞争,这阻止了任何一个集团成为超级统治。同时,大社区不同国家间存在着彼此之间长期的、难以解决的纠纷。或许他们长期对同一资源进行竞争,或许他们相互竞争地售卖他们自己的资源。然而集团是一个不同的情况。如我们前述,这不是基于一个族群和一个世界。它们是征服和统治的结果。正因为如此,你们的探访者由不同的族群构成,他们位于不同的权威和指令级别。

 

“在成功实现统一的其他世界里,他们保留了个人思想的自由吗?”

程度不同。有些达到很高程度,有些较低,这是基于他们的历史、他们的心理构成和他们自我生存的需要。你们在这个世界里的生活与其他族群相比是相对容易的。大部分智能生命存在的地方已经克隆化,因为很少有星球像这里一样提供了如此丰富的生物资源。他们的自由,很大程度上有赖于他们环境的富庶度。但他们成功挫败了异族渗透,并根据自己的独立自主,建立了他们自己的贸易、商务和交流通道。这是很难得的成就,必须被争取和被维护。

 

“要怎样才能实现人类的统一?”

人类在大社区里非常孱弱。这种孱弱未来能够促使人类家庭实现一种基本的合作,因为为了生存和进步你们必须联合和团结起来。这是大社区觉知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这是建立在人类贡献、自由和自我表达的基础上,那么你们的自给自足能力将变得非常强大和富足。但前提是必须在世界上实现更大的合作。人们不能只为自己活着,或把个人的目标置于其他所有人的需求之上和之外。一些人可能把这看做是自由的丧失。而我们把它看做是对未来自由的保障。因为按照当今世界流行的生活态度,你们是很难确保或维护你们未来自由的。要保持警惕。那些被自私自利所驱使的人是外族影响和操控的最佳人选。如果他们居于权力地位,他们会用他们国家的财富、他们国家的自由和他们国家的资源来换取他们个人的利益。

因此,需要更大的合作。你们肯定能看清这一点。这甚至在你们自己的世界里也肯定是显在的。但这与集团里的生命是完全不同的,那里的族群被统治、被控制,在那里,服从者被纳入集团,不服从者被异化或毁灭。很显然,这种机制尽管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但对它的成员来说是没有益处的。然而在大社区里许多族群走上了这条路。我们不希望看到人类落入这种组织里。那将是巨大的悲剧和损失。

 

“人类的视野与你们有何不同?”

其中一个区别是我们已经发展了大社区视野,这是一种较少自我为中心的看待世界的方式。这种视角能够带来巨大的明晰,并能在你们处理日常事务的小问题时提供强大的确定性。如果你能处理大问题,你就能处理小问题。你们现在有个巨大的问题。世上的每个人都面对着这个巨大问题。它能够团结你们,使你们克服长期存在的差异和冲突。它就是这样巨大和有威力。正因为如此,我们说,在这一威胁你们的福祉和未来的非常情况里,存在着救赎的可能。

我们知道个体内在内识的力量能够重建这个个人和他所有的关系,从而实现更高程度的成就、认知和能力。你必须为你自己去发现它。

我们的生命和你们非常不同。区别之一是我们的生命奉献给服务,一种我们自己选择的服务。我们有选择的自由,因此我们的选择是真实和有意义的,并基于我们自己的理解。我们的小组里有来自几个不同世界的代表。我们走到一起来为人类提供服务。我们代表着一个更具灵性特质的更伟大联盟。

 

“这一讯息息来自于一个个人。如果它是如此重要,为什么你们不联系所有人呢?”

这不过是个有效性问题。我们无法控制谁被选中来接收我们。这是隐形存在们的职责,你们可以恰当地称他们为“天使”。我们以这种方式看待他们。他们选择了这个人,一个在世界上没有地位、不被世界认知的人。他被选中是因为他的品质和他在大社区里的传承。我们很欣慰能够通过一个人来讲话。如果我们对更多的人讲话,他们可能会彼此意见不一,那么这一讯息会变得困惑而遗失。

从我们自己的学生生涯里,我们理解灵性智慧的传输通常是经过一个人,并得到其他人的支持。这个人必须承担被选中所带来的压力、负担和危险。我们对他表示敬意,我们理解这是怎样的一个负担。这可能遭到误解,因此智者必须保持隐匿。我们必须保持隐匿,他必须保持隐匿。这样,讯息才能得以提供,信使才能得到保护。因为将会存在对这一讯息的敌视。探访者将对抗它,而且他们已经在对抗它。他们的对抗会非常强大,但主要是针对信使本人。因此,信使必须得到保护。

我们知道针对这些问题的回答会带来更多的问题。而且许多问题现在是无法解答的,甚至在很长时间内都如此。任何地方的智者必须带着他们无法回答的问题走下去。正是通过他们的耐心和坚忍不拔,真正的答案才会出现,并且他们将能够体验它们和拥抱它们。